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清风廉政微小说三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6

清风廉政微小说三篇

下面是文秘网的小编为各位收集的清风廉政微小说三篇,请您参阅!如您需要符合您实际要求的,那么您可以点击网页两侧的QQ:4000121855和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哦!

【篇一】

天那么蓝,只有丝丝浮絮,仿若过滤了一切杂色,瑰丽地熠熠放光。正如**局长此刻的心情,阳光灿烂,被期待和喜悦充斥着,仅存的一丝忐忑被略过,完全不似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的今天,天空灰蒙,乌云密布,无比沉闷。如今的郑大局长正耷拉着脑袋,在凄清的街道茫然地走着。

突然,一个穿着黑色鞋子、黑色裤子、黑色风衣,脸色有些阴沉的年轻男子挡在了他面前,用沙哑而低沉的声音说道:“**,机关单位的职工,年迈的母亲缺钱动手术,正为了钱的事发愁。”忽而,男子凑到**耳边小声说道:“发现了直属领导扣下了一笔工程款,欲举报,但领导让你别声张,还会给你一笔钱,你也正为了此事而烦恼,对吗?”随后男子掏出了一张名片,说:“我能解决你所有的烦恼,这是名片,我在店里随时恭候。”说完就将黑色名片塞到**手里走开了。

**又惊又懵,为一个陌生男子能知道那隐蔽的事儿,甚至能知道他的所思所想。**定神看了看名片,只见上面用金色的大字写着“当世间所存之物,全一切所想之事”,落款是万能典当行。看着连地址都没有标注的名片,**想不是骗子太多就是营销手段太浮夸,怎么可能是真的呢,但耐不住心里一闪而过的“可万一是真的呢”。因没有地址,**打算回家想想其它办法,当他抬起头,突然看到这条他每天上下班至少要走上两趟的街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新开了一间店铺,而店铺名则刚好就是“万能典当行”。

**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铺子,接待他的刚好就是给他名片的男子。男子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这却让**的心里闪过了一丝不安,一息间,已被他强行压下。

男子问道:“郑先生,您想典当什么,又想换取什么呢”。

**道:“我不知道我能当什么,但我想换取我母亲手术的医药费”。

男子笑道:“怪我没有向您介绍。是这样的,我们典当行可以典当归您所属的所有事物,以换取您心中所想之事,但一经典当便不可赎回,且一次典当期满后方可再次典当。之前的王先生,用他女儿精灵般的歌声,换了他五年的官运亨通,还有李先生,用他的十年的寿命换了5年寿命给他的体弱多病的妻子,诸如此类。”

**:“那我能典当什么呢?”

男子道:“我建议您可以典当您的味觉。”

**心想,我没了味觉,也不会太影响生活,还能帮助母亲,不用抵押财物就不怕被骗,再说了我只典当这一次,没有关系的,可以一试。

男子说:“我们此次的合同是一年制的,签订合同之时您所典当之物便会自动被收取,还有就是因典当的是无形之物,我们不会直接拿钱给您,这笔钱会以其它的方式到您手上,您也不用怕会被查出来,这样的方式您接受吗。”

**想了想,答应了。于是,签了合同,典当了他的味觉。

回到家,**还将信将疑,直到在吃妻子做的饭菜时,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尝不出味道了,让**有些惊慌,但也给他吃了颗定心丸。

果然,当天晚上,**就拿到了母亲的医药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笔钱是领导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情况下从私吞下的工程款中匀给他的。**本来还担心,整日提心吊胆不敢动用这笔钱,直到母亲术前,仍没有人发现这笔工程款被扣了,就放心大胆地把钱用掉了。此时的**对万能典当行已坚信不疑。

二十年过去,**已经是一局之长了,并成为了万能典当行最忠实的拥护者,因为这些年他陆陆续续又典当了几次。

在见识了金钱所谓的魅力后,**典当了他的诚信,以换取九年财源滚滚。

在知晓了权利所谓的作用后,**典当了他的信仰,以换取十年局长之位。

十年局长之期的最后一天,**又是欢喜又是担忧,欢喜的是这几年的盆满钵满,以及能再次典当,担忧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典当什么,但想着就像第一次,男子会告诉他的,他坚信着。对了,直至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男子叫什么名字,但于**来而言并没有什么影响。

于是,郑局长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再一次来到了万能典当行,他这次想当县长。可当他刚说出自己的诉求时,那名男子就打断他了。

“郑局长,您已经没有可典当之物了。”

“怎么会”,**一脸不可置信。

“您典当了味觉之后,应酬猛增,又胡吃海喝,从不忌口,身体早就坏掉了;您典当了诚信之后,您所说的话全是谎言,连亲人都不再信任您了;尤其是当您当掉信仰之后,您已经不再是人,本该取走您的灵魂,可我们是很有契约精神的,之后的这十年,不过是靠合同维持而已。现在,合同终止时间到了,我要取走您的灵魂了……”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想起了他的一生,他想着当初为母亲筹手术费的时候,若是坚决举报领导,没有产生一丝动摇,是不是“万能典当行”就不会找上自己,也就不会有之后一系列的事了,现在的一切会不会都不一样了……

欲,始于心,表于行,终于悔。

【篇二】

清澈的河水卷着鱼虾欢快地向前奔流,河岸边上是蓊蓊郁郁林子,踩着河滩石穿过林子往上走去,是笔直而洁净的水泥路,阡陌纵横。沿路而去,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正值阳春三月,“吹苑野风桃叶碧,压畦春露菜花黄”,成片的“黄”映入眼帘,油菜花开满田间,不见尽头,引人入胜、美不胜收。

是路就总会有尽头。不知不觉间木式结构小屋似交叠着的山峰,突然就闯入了视线。当你走进,竹制的篱笆、柴掩的门扉,青石板路上的碧草,再加上几声犬吠与儿童嬉笑声,让人心旷神怡同时,也不免倍感亲切。穿过屋群,便是这个小村庄的心脏,一条国家二级公路,它承载着村子的希望,连接着外面精彩纷呈的世界。

沿着青石板路横穿小村,翠绿的果树头顶着叶片正在茁壮成长,微风过处,仿佛已然看到熟透的桃、李、梨、橘、枣、柿纷纷在向你招手。这时你不禁会联想到柴火熏制的腊肉,山里野生的枞菌、八月瓜,馋的自己不断咽口水。你并不会被它们吸引太久,前方,古楼、织锦、民族舞在等着你,若你刚好没吃晚饭,那便真是太好了。等欣赏完绚丽多彩的织锦、在好客的乡亲家里吃完晚饭后,便可以伴随着广播里音乐、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跳起茅古斯、摆手舞。即便是困倦后陷入的梦中,你也会为这里迤逦的景、可爱的人深深着迷。

睡浓却被惊醒。

村里的党支部书记辞职了。他在广播里说道:就我辞职一事为大家做下简要说明,望乡亲们理解。一是我任咱们村的党支部书记有10余年了,今天我正式向大家辞职。二是在政府的支持下我村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偏僻闭塞,无人问津,现在水清山绿天蓝,有产业有道路有游人,虽说不上世外桃源,但已经达到了小康水平,足以怡人自得、怡人自乐,这是大家的功劳。三是我年少轻狂时犯过错,虽已依法接受了处罚,但就以当选村党支部书记而言,政治品德上还是不达标的。当初多次想向组织说明情况,但想着路还没修好,自来水还没通……总觉得事情还没做完,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还厚着脸皮对乡亲们的推选和支持没有表示任何异议,我深感抱歉。可现在不一样了,村里发展得越来越好,作为共产党员的我应肩负起自己责任与义务,所以我选择在此时为我年轻时犯的错买单。前不久我主动向组织坦白了,综合考虑后组织原谅了我,但我需辞去党支部书记一职。辞职一事我无怨无悔、我轻松自在。

话落,风止、犬默、人惊愕。

【篇三】

“走走走,我家不欢迎你们……”傍晚,一阵中年妇女的叫骂声伴着袅袅炊烟回荡在村落里。重重的关门声,让门口年轻的镇纪委书记**愣了神。

“走吧,吴书记!**家的夫娘真是惹不起。县纪委要开展党纪处分回访工作,咱们直接把老田叫到办公室来填表不就得了?可您倒好,非得上门……”说话的是镇纪委副书记小郭。吃了闭门羹的**正在气头上,没搭理小郭便转身离开了湖水村。

**今年54岁,在湖水村工作了二十余年,换届前是村里的支书,在村里甚至镇里都是有脸面的人。换届的前一年,被查出违规报销,给了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导致连换届资格审查都没通过,直接不能参选。

回到镇里**便来到了办公室翻起了**党纪处分的案卷。忽然,从一份村秘书的笔录中发现这么一句话:“这些吃饭的钱不是我们村干部用的。”“看来**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可能还有隐情”**心想。

第二天一大早,**支开小郭,独自来到湖水村找**回访。“田支书,我看了前年你受处分的案卷,你们村在2013年违规公款吃喝在村里报销了2.8万元。2016年10月镇纪委发现问题,对你们进行立案查处后,你们在调查期间及时清退了款项,其中你个人清退了1.2万元。为此,镇纪委给予你党内严重警告。本来,今天是要对你进行回访。但是我觉得这个案子没那么简单,我不相信你一个人用了村里那么多钱。”

**看着这位三十来岁的小伙子,给他倒了杯茶,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叹了口气:“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你回去吧。”**从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上撕下一页纸,递给**说到:“今天回访就谈到这里,你有什么问题和困难随时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电话。”

**一肚子疑惑,这个镇纪委书记葫芦里卖得是什么药?不会是真来了个愣头青,敢找李镇长的麻烦吧?我得摸一下他的底细。当天下午,**提着两瓶老白干,来到了县城,通过县政府办副主任温建平这个老战友了解了个一二。原来**之前在县政府办工作时,是出了名的不怕得罪人,特别敢较真的角儿,连单位同事中午喝了一杯啤酒都敢揪着不放……

第二天下午,**正在食堂吃饭,突然接到了**的电话:“吴书记,我在你办公室,有事跟你汇报。”**突然有种心中的疑团就要解开的激动,立即放下碗筷,回到办公室。

“吴书记,说心里话,要不是我夫娘总是念叨我受处分这件事,我是真打算打掉的牙齿往肚里吞了。这些钱我是真的一分都没用过!”**说着,向**递上一叠信纸。“前几年,李镇长当时还是镇里的人大主席,他说可以为我们村里争取一个农田治理项目,会有几十万资金,而且保证这笔钱还可以用于村小修缮。我当时也是着了魔,听着可以用于村小修缮,也没想合规不合规,就答应了……”

“李镇长后来又说,要争取项目就要舍得花钱,就要我从村账上拿了3万元给他去争取项目。过了几个月,李镇长说项目争取不到了,钱已经差不多用掉了,给了我一些餐饮发票,叫我直接到村里报账……”说着说着,**声音逐渐有些哽咽。“具体情况我写在了这里,您一定要替我申冤啊!”

“田支书,你说这话是要负责任的啊!诬告可是违法违纪行为!”**看着手中发黄的信纸上那朴实的笔记,心中不免也有些疑惑,严肃地说到。

“吴书记,我听人说你为人正直,没想到你也是官官相护!算了,算我老田瞎了眼,你把材料还给我!”说着,**便准备抢回**手中那叠信纸。

“哎,老田!你是个老党员,怎么不讲党性呢?我今天既然代表组织跟你谈话,就一定会把这个事情弄个一清二楚。不过你反映的是李镇长的问题,他是县委管理的干部,我必须慎重。”**大声呵斥住**。缓了缓情绪继续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亲自将你的举报信报告给县纪委赵书记。是对是错,我相信县纪委一定会给你一个公正的交待。另外,我也可以向你保证,今天的事情绝对保密,不会让你因此受到打击报复。”

**听**说完,如同心里的石头落了地,长叹了口气。“唉!但愿如此,但愿如此。”

半年后,县纪委从**的举报材料入手,查处**镇党委副书记、镇长李某违纪问题,给予其撤销党内职务和政务撤职处分,并调离**镇。同时,**镇党委撤销了**的党纪处分,在党员大会上为**澄清正名。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