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廉政清风微小说四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6

廉政清风微小说四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立夏以来,**镇就提前进入了炎热的夏季,**村广场上,村民们围着村务公开栏嚷嚷着,“6月30日前,凡在惠民惠农领域涉嫌违纪违法行为和问题的主动向镇纪委如实说清和交代问题,说明违纪违法事实,主动退交违纪违法涉案款物,积极配合调查,就可以依纪依法从宽处理......”一村民嘟囔着张贴的在墙上的通告。

**镇**村的村主任廖老大站在人群中,有点不知所从,一屁股坐到了村广场的石凳上,点了一支烟,就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了多年的村主任,自己究竟有没有需要主动说清和交代的问题呢?

“哈哈!廖主任,这公告是为你们村干部贴的,积极配合调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还不赶快去镇纪委交代问题......”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大家都看着廖老大。

廖老大听了这话,转头瞅了一眼,顿时火冒三丈的随口说道:“你们不要乱说,我能有什么问题啊,我有什么需要交代的?”不等大家搭话,伴随着大笑声,他转身就回家去了。

正是晚饭时段 ,妻子见平时嘻嘻哈哈的廖老大今天怎么愁眉苦脸的坐在家门口,便走到门口推了他一把问道:“老廖,进屋吃饭了,你在发什么呆呢?”只见老廖眉头微皱,没有做声。

妻子思忖着,肯定有什么事情吧,便打量着问到:“我今天早上去菜市场买菜,晓娟和亚玲几个人说在手机上面可以看到这几年所有给农户发放的惠农惠民资金,是不是真的呀?现在的手机还真是先进,咱们家的也能看到吗?”

“能,都能,全村、全镇、全区、全市的你都能看到,你又不会用智能手机,问这些干什么?”廖老大实在是不想搭话,便不耐烦地说道,随后把筷子搁到一边,饭也没吃几口走开了。妻子看着丈夫阴下来的脸,感觉气氛不对,便不再做声,收拾碗筷去了。

凌晨一点多了,廖老大斜躺在床上,想着上午村广场上的通告,全无睡意。回想起5月初的时候,镇上组织村两委班子召开了村级微权力“互联网+监督”专项治理工作暨主动说清问题警示教育大会,自己作为成员也参加了会议,主动说清和交代问题的时限就是6月30日,通告现在都贴出来了,自己却还是有些犹豫。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廖老大就出门去了。廖老大心想,**镇“互联网+监督”平台的村级财务统一软件正式运行起来了,所有农户领取的惠民惠农补贴资金都在大家的监督之下,自己之前把本该兑付给老百姓的青苗补偿款挪作他用,拖延6年之久,这事一直是心头的一个疙瘩,沉甸甸的。这些问题必须要给镇纪委的同志说清楚,说清了也就踏实了。

一道炫目的闪电过后,天空传来了一阵轰隆隆震耳欲聋的雷声,乌云不停翻滚着,越来越厚,几道电闪雷鸣,暴雨不停地下着。老廖想等这雨停了再去一趟镇纪委,可是快整整一个上午了,这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管不了那么多了,焦躁不安的老廖决定冒雨前往。雨柱如利箭般从高空射下,似乎能够穿透老刘的雨伞。

“咚咚咚...”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镇纪委马书记开门一看,原来是廖主任,连忙请了进来。

“老廖啊,这么大的雨,赶紧进来坐,是有什么事情吗?”马书记把泡好的茶放到廖老大面前。

“马书记啊,这下雨天的,打扰你了!”老廖客气地回了一句,便坐了下来。

“这么大的雨您老过来,不知是要办什么事?”

“就是……嗯……”老廖犹犹豫豫,一下子开不了口。

廖老大脸红扑扑地说道:“马书记,我来是有些情况我想给你汇报一下!”

“嗯……好的,廖主任,有什么事你说吧。”马书记起身把门掩上。

“说来惭愧,**镇**村在2013年按照上级统一安排实施了土地平整项目,按照规定受土地整理项目影响村民可得到青苗补偿费,2013年7月**镇财政将补偿款下拨给村里,补偿到每户的钱也不多,当时自己通过借条形式将补偿款取出,将这个钱用于垫付村里的自来水亏损费和偿还村级欠债,直到2019年4月才将相应青苗补偿款发放给了村民。这几天我盘算了好久,决定到纪委主动交代,看组织能不能从轻处理。作为一名党员,又是村主任,我擅自当了老百姓的家,把本该兑付给老百姓的青苗补偿款挪作他用,真是不应该呀......”廖主任眼眶微微有些红,脸上带着自责和羞愧,像一个犯错的孩子,说到最后头也不抬了。

马书记看着有些自责的老廖想了想:“廖主任,‘互联网+监督’专项治理是一项咱们全省范围内的专项行动,主要是通过‘互联网+监督’平台的公开,确保所有发放到个人的财政补贴资金全部通过我们省惠民惠农补贴“一卡通”系统进行发放管理,这绝不是一阵风,你能把握这个机会主动说清问题,我也为你感到高兴。现在你把问题说清楚了,思想上也就解放了,接下来就要轻装上阵,千万不要有顾虑,组织肯定会给你一个合理的答复”。

乌云消散,雨渐渐停了下来,阳光透过云层射到大地,很是美丽。廖老大仰头看着天空,骑着摩托车在犹如绿色长廊的村道上穿行,迎面而来温柔的风,带着青草和新生树叶的清香,沁人心脾。

【篇二】

王家村的老张头最近笑逐颜开,有点驼的背挺得溜直。别看老张头其貌不扬,但那手编藤器的活可是神了,编得活灵活现的。可惜王家村地处山沟沟,交通甚是不便,要是遇上个刮风下雨的,更是山滑水险的。这几年县里为了招商引资,大力进行道路建设,这不,连王家村这么偏的小山村也给通上了公路。老张头顺势而上,开起了藤器店,准备一展拳脚。

由于价格公道、物品精美、质量过硬,老张头的藤器店很快火了,老张头心里这个舒坦啊,满脸的皱纹都笑成了菊花。

这天,老张头在店里一边编着藤器,一边乐滋滋地哼着小曲。进来一群人,全是穿制服的。老张头唬了一跳,忙陪着笑脸迎上去。原来是联合执法,他们说的开店得办的什么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老张头听得云里雾里的。一辈子没干过违法事的老张头吓得手脚直抖,可大盖帽们没发火,微笑着细细告知老张头办事的流程,所需的材料,办事的地点,末了,那税务的还热情地和老张头说:“大爷,您的店规模还小,应该可以申请起征点以下免税待遇,待您以后发展壮大了,再多为国家做贡献哦!”对于老张头无证经营的行为,鉴于老张头无违法故意,且违法后果轻微,准备集体审议不予罚款。老张头直点头,共产党的干部,真的不一样!

【篇三】

那一年,又迎来了村里的村长选举,老李再一次获得全部选票,这已是他的第三次成功连任。

他的妻子不明白,当年全国出名的贫困村现今发展成为新农村建设的样板村,日子好起来了,家家户户都盖起了新房,而为何唯独自家的房屋还是当年的模样;他的妻子不明白,老李当上了村里的领导,而每个月领回家的工资却不及邻家小块田地的收入;他的妻子不明白,为何村里修公路,自家仅有的两万元积蓄要全部贴上;他的妻子不明白,作为一位村长,老李为何还要每天早出晚归,和村民一起抡起铁锤开山劈岭,修渠钻井;他的妻子不明白,在老李查出了癌症晚期急需动手术之时,为何老李在立即动手术和村里项目建设之间,却选择了与医院签下“一切后果自负”责任书,挂着化疗瓶、插着导流管回到村里落实项目的实施;他的妻子不明白,为何老李在临终之时,惦念最多的不是她和家里的孩子,而是村里那还未完成的特色养殖业项目……

直到老李去世,全村村民臂上都缠上了黑纱,拉着“好村长,一路走好”的横幅,痛哭着为老李送别久久不肯离去时,他的妻子顿时全明白了,原来,老李心里装的是所有乡亲啊……

【篇四】

乡里的孩子勤奋、善良、朴实、孝顺,**也不外如是。

他有个一直坚持、并为之努力奋斗的梦想,那便是为长年居住在山顶的父母,在山下建一套温馨舒适的房子,让他们出行不用每天花上两小时,遇到雨雪冰冻天气不会摔倒受伤。

大学毕业后的**成为了一名国家工作人员,兢兢业业工作十年之后,**有了些积蓄,刚好够为父母在乡下建房的钱,房子的图纸早早地就设计好了,只待买地动工。

可现实的问题让**犹豫了。与他同期的同事因跟领导走动多,早已升迁调整到其他单位去了,并且有继续升迁的趋势。**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拿着这笔钱去走动走动。再三思量后,**还是决定为父母建房,这毕竟是他坚持了许久的梦想。

建房的地址选在了从县城出发公交车约1个小时的地方,方便周末双休的时候**帮父母做工。就在地基刚挖好,工人们都回家了的那天,**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黢黑的瓦罐。当他把瓦罐带到父母面前打开后,里面居然是满罐的黄金。父亲说这里原本是一个地主老爷的宅子,是因为后代没落才几经辗转到了自家手中。父亲是真的很开心,他认为自家的地里挖出了金子是件大喜事。但**却明白,这罐黄金理当上交给国家。脑中一闪而过那个同事的面容,面对欣喜的父母,**选择了什么也没说。

十年后,**摇身一变已是一局之长。住着大房子、开着小轿车,父母在乡下住着别墅,让人还好不羡慕。

直到某天,**在一次应酬上听见有人谈起他曾经的同事,在升迁至局长的时候被纪委找上了门,半夜就被带走了。他突然开始害怕起来,整日整日的作恶梦,梦里总有人在不断地敲打着他的房门,咚咚咚,咚咚咚……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想着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打开黄金罐子,正当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安抚自己这只是梦时,他听见了咚咚咚,咚咚咚……

被打开的是黄金罐,还是人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