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廉政教育活动征文三篇(微小说)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5

廉政教育活动征文三篇(微小说)

下面是文秘网的小编为各位收集的廉政教育活动征文三篇(微小说),请您参阅!如您需要符合您实际要求的,那么您可以点击网页两侧的QQ:4000121855和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哦!

【篇一】

**是镇计生办主任,别看是个不起眼的角色,权利可不小。镇内居民要想办养老保险、考公务员、进事业单位必经他这里把关,开具独生子女优待证、生育证、流动人口婚育证明那更得经他**的手。

这日,正上班的**接到一个外地拨入的私人电话。

“你好,哪位?”纳闷间**接通了电话。

“**,我是你哥宝雄啊。”电话那头对方自报了家门。

“哦,原来是宝雄哥啊!”宝雄是媳妇小琴的堂哥,常年在外务工,逢年过节才偶尔返乡,平时与之较少往来,所以**未存有对方号码。

“**,有个事想请你帮个忙?”堂哥说道。

“哥,什么事?”平常**经常会帮一些在外务工的亲戚朋友开这个证明、办那个证件什么的,所以对于宝雄哥的求助也不足为怪。

“我们公司最近出了个政策,对于符合政策内生育的员工可以奖励四千块。四千块呢,可不少!所以便想着请你帮我开张计生证明出来。”堂哥开门见山道。

**镇上的人计生观念不怎么强,特别是在家务农、在外务工人员往往两个孩子嫌太少,三四个孩子不嫌多,小琴这位堂哥家便是这种情况。原本生有一儿一女,凑成个“好”字,已美美满满。可农村里兴男丁多,说是干起架来拳头多没人敢欺负。这不,年近五十的堂嫂顶着高危产妇的风险,前些年恁是偷偷摸摸又为家里添了个带把的小子,后来缴社会抚养费时还找过**。听了堂哥所求之事,**不禁为难了:“宝雄哥,这个证明我不好开啊!”

“**,晓得你担心什么!我家那几个娃子从小就放在老家养的,公司根本就不晓得我生了几个。何况这天高皇帝远,证明是真是假,公司也不会来查证,他们只认你们的章。”堂哥忙不迭地解释着。

“宝雄哥,这不是你们公司查不查证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工作原则问题。这样的虚假证明我不敢帮你开,也不能给你开啊!”**自认为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堂哥定不会再为难自己。

谁知,堂哥不依不饶道:“一张纸换四千块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碰到的。得了这笔钱,咱兄弟俩二一添作五,你不说我不讲,哪个晓得这事,莫担心啰!”

“哥,真的对不住,这个忙我实在帮不了!”虽说两千块已抵得上**半个月工资,风险系数也较低,但**自有自的原则,依然不为所动。

“想不到你**这点小忙都不帮,我让我妹子跟你说。”堂哥抛出一个杀手锏,不等**接话,便挂了电话。

**惧内,众人皆知。

**只叹这个堂哥还真是会抓他软肋。媳妇有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如果堂哥说服她来当说客,他该如何拒绝?以往但凡沾上媳妇娘家的事,**是有理也没理!想到这一点,**头有些大,只巴望着自家媳妇不要给自己添乱。

忙了一下午,没有接到媳妇打来的电话。下班多时,**磨磨蹭蹭终是回了家。

“怎么才回家?快洗手吃饭。”媳妇催促他。

**没有正面回答,用余光瞟了瞟媳妇,见她面上无波,又怕她稍后发难,于是主动问起:“小琴,你堂哥打了你电话吗?

“打了呀,被我批了一通。”说话间,小琴的语气也加重了一分。

“啊,为什么?”**瞪圆了双眼,惊讶不已。

“他想让我叫你帮他开一张证明,那可是挨处分的事,我可不能为了贪那点便宜把你的前途断送!我堂哥也真是钻钱眼里了,不批他一通,我这嘴忍不到。”小琴素来伶牙俐齿,他堂哥被她逮着批评一番,定是对计生证明的事不敢再提。

“老婆,你做得太好了!”**兴奋不已,搂着小琴亲了一口,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我刚才还担心了好一阵,就怕你合着你哥来说我!”

“这你就不懂我了吧,我嘴损归嘴损,但遇上原则性的问题,还是不会给你添乱的!”小琴佯装生气,用手指戳了戳**的额头。

“哈哈哈,我错了,都是我的错!”**像以往那样拉着媳妇的手道起了歉,但这一次却不再不情不愿!

【篇二】

老刘最近很愁,儿子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家待业,上次专心“考编”未果,这次好不容易进了面试环节,但笔试成绩靠后,如果面试成绩不能冲上去,很有可能会被淘汰。

老婆天天闹腾,说这是不可丢失的好机会,好多人都在找关系,咱也想想办法!要老刘一定想办法把儿子“弄”进体制内。

“妈,这能行吗?现在都是公平竞争岗位了。”儿子提出异议。

“你懂什么,多少人都是背地里找关系走的后门!”老婆说话间,意图很明显的看向了老刘。

老刘心想在这个“拼爹”的时代,儿子显然输在了起跑线上。可自己开了个小包子铺,一没钱二没本事,哪有能耐给儿子“运作”?老刘也有些不甘心。

晚上睡觉时,老婆也不理老刘,留给他一个冰冷的脊背。老刘很无奈,正准备关灯睡觉,老婆忽然猛的起身,对老刘说:“你还记得张力说过,他有个朋友是县里的领导吗?”

老刘一听,顿时眼前一亮。张力是老刘的同学,也是铁哥们,俩人没事就凑一起喝酒,张力提过几次,他有个朋友在县里当领导。

都是自己人,找张力帮忙准没错!老刘高兴了起来。

第二天,老刘约张力吃饭,一起吃麻辣小龙虾。张力就好这口,兴冲冲地来赴约。几杯酒下肚后,老刘问张力:“你有个朋友在县里当领导?”

张力吃得满嘴油光,说:“那可不,还是大领导!”

老刘装作不相信的样子:“就你这个大老粗,会有这么有文化的哥们?”

张力有点急了:“我凭什么不能有?这叫人脉,懂不懂?”说罢,他得意地拍着胸脯。

一听这话,老刘来了精神:“还真有个事求你。”然后,老刘便把儿子考编入围面试的事说了一遍。

听完老刘的话,张力面色一凝,停下了嘴里的食物。

“怎么?这点忙都不肯帮?”老刘疑惑。

张力见老刘生疑,连忙说道:“怎么会!你的事就是我张力的事,那杨局和我是兄弟。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听了这番话,老刘才放下心来。

回到家,老刘把情况汇报给老婆。老婆一听儿子的事有了希望,脸上立刻多云转晴。

老刘的心情别提多舒畅了,一高兴,拍着儿子的肩膀说:“你爸爸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咱有同学啊,这叫人脉!”

次日,老刘找到张力,把杨局约出来,让他帮忙操作这事。为了表示诚意,张力做东还是吃麻辣小龙虾。

两人到了饭店,杨局很快也来了。杨局看上去肥头大耳,一副大官气质很是骇人,看着比较靠谱,老刘似乎看到了希望。

在饭桌上,张力见气氛到位,就开口说:“杨局,刘哥自己人,有件事求你,你一定得上心。”说着,把老刘儿子“考编”的事讲了一遍。说罢,两人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杨局。

杨局深吸了一口手里的烟,吐出烟雾后不急不慢的说:“没问题,都是哥们,我肯定会用心帮你办的。”

临走时,老刘塞了一个厚厚的红包给杨局,恳求他一定要把这事办好。杨局收下红包,拍着胸脯连连承诺包在他身上。

这件事后,一家人都对面试的事情信心满满,原本勤奋的儿子对面试的复习也开始有所懈怠。

面试之后,老刘想打个电话给杨局问问情况,却一直打不通,便找到同学张力。结果张力拨打几次电话后表示也联系不上了,老刘急了便质问张力,张力面露难堪之色,如实交代他和杨局也只是几面之缘。

几天后,成绩公布,儿子还是没有考上,老刘彻底懵了。气愤的老刘带着儿子去县纪委监委举报,工作人员首先对老刘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随后调查结果让老刘大跌眼镜,根本没有杨局这个人,所谓的杨局只是一个招摇撞骗的骗子,早已没了踪影。

老刘失魂落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大喊:“这叫什么事啊,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见状,儿子扶起了老刘:“爸,在法律和纪律日益严明的今天,靠找关系已经行不通了,下次我一定要凭自己的实力考上!”

老刘顿时心中一暖,虽懊悔自己急功近利,走了歪门邪道,导致上当受骗,所幸这次经历也让自己的儿子成长了。想到这,老刘又笑着地对着儿子点了点头。

【篇三】

同窗星辰主动辞去公职,雨岩惊讶万分,百思不得其解。前一阵子还听说要进县委常委了,怎么说辞就辞了?雨岩特别郁闷,本来想着星辰进班子后能提携一下自己,没想到他却先撂挑子走人了。

好歹也是同窗三载,找了个周末,雨岩前去探望星辰,以表慰问。“你犯了什么错?非得走人?”见面后,雨岩迫不及待地问。“干嘛非要犯错才能辞职?”星辰微微一笑,然后告诉雨岩,自己已回乡承包了一片荒山,现忙于请人开荒种橘。“放着好好的领导不当,要回乡当农民,你疯了?”雨岩不可思议地看着星辰。

开荒、种地、浇水、施肥……星辰说干就干,忙得不亦乐乎。对此,雨岩却嗤之以鼻。“从‘高官’瞬间变回农民,一夜回到解放前。”雨岩逢人就说星辰吃错了药。

不曾想,几年后,星辰的橘树已成林,郁郁葱葱,秋天一到,硕果累累,煞是惹人喜爱。又到橘子成熟之季,星辰打来电话,邀雨岩前往赏橘。雨岩接到电话后欣然前往。

入夜,两位昔日的同窗好友摘橘寄明月,煮茶迎秋风,其乐融融。雨岩说,“有良田美池甜橘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你这风水宝地堪比‘桃花源’。”星辰笑道,“我这小老百姓的风水宝地今后是‘桃花源’还是‘红砖厂’,镇长难道心中没谱?”

“我种橘树,你以后就叫我‘橘声’吧。” 星辰说。

橘子本无声,何来橘声?雨岩哑然。“镇长大人关心的是政绩,眼里盯着的是钱,耳边全是铜臭声,自然也就听不到橘声喽。”星辰又说。“老同学又笑话我。”雨岩脸红了。“橘声听不到也无妨,但愿镇长能听得见群众的心声。”星辰接着说。“我……我……”雨岩无言以对。“大音希声,真水无声。金山银山虽好,但人民群众对绿水青山的呼声你听到了吗?”星辰在雨岩的肩上重重地拍了几下。

闲聊中,不知不觉茶已喝尽。与星辰躺于林间,感受着秋风的清凉,卧听“橘声”的呢喃,雨岩思绪万千。再望望身边的星辰,他早已入梦。

等星辰醒来,雨岩已离去。地上,除了留下的一堆橘皮外,还有一张撕毁的关于引进“盛达砖厂”的意向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