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清风廉政征文(微小说)四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4

清风廉政征文(微小说)四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专案组组长老陈一连抽了几根烟,也没想出让刘文亮开口的好办法。刘文亮是Y县的县长,Y县一座刚建的大桥才使用不到半年就出现多处裂缝。查到承包商那儿,承包商供出了刘文亮,说刘文亮受贿20万,给有关部门打招呼让他中了标。修建过程中,又给刘文亮送了10万。有了刘文亮这个靠山,许多劣质建材被使用到这座桥上,给质量问题带来隐患。一场特大暴雨的来临,让这些隐患提前暴露了出来。

市纪委监委成立专案组,调查刘文亮的问题,一查让人大吃一惊,这位有着清廉名声的县长,竟有许多经济问题。虽然有不少证据,但刘文亮就是不开口,拒不认账。他不开口,案件迟迟不能结案,办案陷入了僵局。

老陈正在沉思,同事小杨进来说:“陈书记,有个老农想见刘文亮。”刘文亮被留置后,那些他提拔的官员没有一个来看他的,倒是一些得到过他帮助的农民和下岗工人来看过他。这些年,刘文亮一直努力塑造自己亲民爱民的形象,很有效果。以前来的人,根据纪律要求,老陈都不让见。今天老陈改了主意:“他说来干什么了?”“给刘文亮送了点蒸菜,还有几个咸鸭蛋。”“好,你让老同志先到我办公室一下。”

不一会儿,小杨从外面领进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汉。老陈问他是哪儿的?叫什么名字?老汉说是滩头村的,叫五根。老陈说:“刘文亮身上有好多问题,我们正在调查他,你为什么还来看他?”“俺不管他是好人是坏人,俺只知道他给俺盖了三间房,在俺家吃了一顿饭。大县长呢,在老百姓家吃饭,还说俺老伴蒸的蕖菜好吃。俺可感动。听说刘县长在里面吃不下饭,俺就让老伴蒸了蕖菜、煮了咸鸭蛋送来了。”老陈若有所思:“你去吧。把这些话也给刘文亮说说。”

老陈让小杨陪着五根去了。过了半个小时,小杨回来了,高兴地说:“刘文亮吃着那位老农送来的蒸菜和咸鸭蛋,当场痛哭失声。吃过饭,送走五根,刘文亮提出和您单独谈谈。我感觉他扛不住了。”

就在那天晚上,案情急转直下,刘文亮把他的问题全部交待清楚了。后来,刘文亮在忏悔书中写道:“作为一县之长,我给老百姓办的实事太少了,作秀那些事群众尚且记在心里,我有何脸面对抗组织调查呢”

【篇二】

地鲜莫过于笋,河鲜莫过于鱼。鲜美之气弥漫迂回,萦绕鼻端,令人垂涎欲滴。闻其香,沁人心脾;尝其肉,则唇齿留香。

刘局长自小在河边长大。对于穷苦人家的孩子来说,河里打上来的鱼新鲜滑嫩、汁多味美,是一年中不可多得的美食。往后的几十年,尽管生活水平提高了,许是因鱼肉鲜美,许是因情怀存在,刘局长仍旧为一条小小的河鱼而衷情。

近日,刘局长的老乡来拜访他了。当看到老乡携鱼而来,再想起早前听说老乡的儿子准备考公务员的事,刘局长瞬间明白了其中的真意。

还没等老乡开口,刘局长便抢先说道:“老乡啊,你今天为什么上门我大概是知道的。孩子现在大学毕业了,有出息,是个好事。以咱孩子的能力,肯定可以通过公务员考试堂堂正正的进入国家工作机关的”。

看着老乡还想将鱼送给他,便又笑着说道:“你知道我喜欢吃鱼,也应该知道我现在的工资可以让我每一顿都吃得起鱼,若是我收了你的鱼,以后就还会收更多的‘鱼’,到时丢了工作,谁又还会送我鱼,我又哪能顿顿都吃得上鱼呢”。

老乡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为何好鱼而不贪鱼,实为深知贪赃、枉法、丢官、受罚的内在联系。

【篇三】

殷洋洋和郝纯纯是姐妹,是公认的姐妹花,在医院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一起逛街、一起聊天、一起分享心事,大家都说,见到了殷洋洋和郝纯纯中的一个,就像见到了另一个一样。

殷洋洋和郝纯纯同属于某市人民医院的同事,两个人都长得漂亮,殷洋洋是副院长,是某市人民医院排名第一的副院长,而郝纯纯呢,忠厚老实,在医院办公室工作也有些年月了。

姐妹花,长得漂亮,本来就惹人夺目,招人喜欢的。可奇怪的是,院长对这对姐妹花似乎不感冒,像是有些成见。于是这对姐妹花在失意的时候呢,就一起做做美容、逛逛街、吐槽一下院长,有时候也会相约一起到歌厅唱歌、嗨一下,释放一下内心的压抑情绪,姐妹花在一起,完全没有上下级的样子。院长对此很是不忘初心生厌恶,可这两人对院长也是视而不见,毫不在意。

某个周末的晚上,殷洋洋到郝纯纯家的楼下,打电话并神神秘秘地告诉郝纯纯,说有要事告知。郝纯纯二话不说,飞奔楼下。殷洋洋等郝纯纯上车后,开车直达美容院,在美容院幽闭的环境里,殷洋洋爆料,院长因受贿,被抓了,现已免职,并可能被判刑,这是他咎由自取、活该……听殷洋洋说着这些,郝纯纯有些懵,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殷洋洋也不管郝纯纯的表情,继续说道,新任院长目前空缺,她得到内幕消息,很可能她会由副转正,成为市人民医院的院长。郝纯纯眼睛睁得很大,半天没回过神。

美容院的空调开得很大,精油的香气释放出来,让人不免昏昏入睡。殷洋洋斜躺在沙发上,细数着院长的坏处和不足,语气低低的,像“催眠曲”。郝纯纯听着听着,思绪有些飘,突然冒出一句:“洋洋,你看啊,你要是当了院长,那可是"一把手"了,我是不是也有机会进院班子了?”

殷洋洋猛然一惊,顿时表情奇怪,脸上有些僵硬,郝纯纯看到殷洋洋僵硬的表情,悔不当初,不应该那样说话,于是两人都默不作声。

果不其然,院长被免、判刑的消息不胫而走。殷洋洋如愿以偿,当上了院长,一切都如殷洋洋那个周末晚上所说的。一切都没有变,郝纯纯还是在医院办公室工作,变的是,新任的副院长不是郝纯纯,而是另有其人。让郝纯纯觉得还有变化的是,殷洋洋跟她疏远了不少,而且凭郝纯纯的直觉,这绝对是有意、刻意的疏远。因为,殷洋洋常因一些小事,在众人面前大声呵斥郝纯纯,即便看到郝纯纯已经泪流满面了,依然丝毫不留情面。

“真他妈的当初硬是瞎了眼,这种卑鄙小人!”郝纯纯愤愤不平地在心里叫屈。

突然有一天,分管殷洋洋的副院长告知她,经院委会决定,打算推荐她去市妇幼保健院宣传科工作。郝纯纯不傻,听得真真切切,心里在冷笑,这不是明摆着撵人走吗?当然嘴上还是说道,服从安排啊、谢谢关心之类的话语……

到了市妇幼保健院的宣传科,郝纯纯时间很多,她本就喜欢写写画画,倒也清闲自在。每天按时上下班,周末的时候带孩子,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在郝纯纯的心里,始终坚信:与人为善、与世无争、善待自己的人生信条,对于前途,早已看轻看开。

偶尔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想一下殷洋洋。为什么突然就变化得那么快,为什么彼此就产生了隔阂?

当然,郝纯纯没有去问殷洋洋。随着岁月的流逝,郝纯纯慢慢的懂得了,其实殷洋洋也有她的难处,仔细想想,无非是:那天晚上,自己主动要求进院班子,刺激到了殷洋洋。再就是,她和殷洋洋关系太好、太亲密,以至于殷洋洋的各种好的、坏的、脏的、丑的事情她都知晓,有哪个“一把手”愿意留一个这样的人在自己身边呢?

【篇四】

欧阳林森到达战友饭局的餐馆,其他人还没到。战友的饭局在小包间,空调虽已打开,但却闷热难忍。临下班,孙干事来电说战友饭局的事儿,想到自己刚接了车妙算涉嫌职务犯罪的案子,欧阳顿时生出抵触情绪。孙干事说,饭局是龙政委布置的,务必参加。在部队,龙政委是欧阳的入党介绍人,一直像大哥那样关心爱护着他;欧阳转业后到检察院工作,龙政委也少不忘初心。龙政委出面邀约的饭局,欧阳自然不好找借口推辞。

梁再兴几乎是和送茶水的服务员一同走进了包间,见了欧阳,他便亲热得不得了。等服务员离开,老梁急忙问:“老车真‘落马’了?”老战友车妙算的案子,是欧阳最不愿意谈论的。以前在部队,他和梁再兴、车妙算都是龙政委手下的兵,感情很深。

“媒体已经报道了,车妙算‘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欧阳察言观色,希望探明老梁的意图。老梁接话:“老车的老伴打过几次电话,说能不能想法子救救老战友?”欧阳反问:“怎么救?”老梁摇摇头:“也是……不过,都是老战友啊……”二人说话间,龙政委和孙干事也来了。龙政委腰板依然挺直,脸色却不太好;孙干事在后小心陪伴着。龙政委转业后,在市纪委任副书记。

众人寒暄一番,都抢着做东。龙政委说:“别争了,今天我做东。”于是,孙干事便忙着点餐,又取出一瓶龙政委从家里带来的白酒。龙政委却不吃菜、不喝酒,只让厨房做了一碗素菜面线糊,小口吃着。孙干事负责开车接送龙政委,也不喝酒。

各人都有心事,这饭吃得拘谨沉闷。三杯酒喝过,老梁关切道:“龙政委忙?人都消瘦了。”龙政委说:“忙倒没什么,看见一些老同事、老战友‘落马’,心里才难受!”

大家低下头,不知如何接话,却听龙政委突然高声说道:“这车妙算!老公批条子,老婆收钱!现在他家属还到处说,老公战友多、关系硬,太不像话!”欧阳欲言又止。龙政委接着说道:“车妙算的案子,该回避的就回避,不要私下走什么关系,触犯高压线!”听龙政委此言,欧阳顿感轻松。之后,酒便喝得畅快了,一瓶酒很快就喝干了。

欧阳回到家,孙干事又来电话,说龙政委早前查出了胸腺瘤,决定明天做手术。欧阳对着手机大吼:“你怎么不早说?!”两行热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这时,他才更深切领悟到龙政委布置饭局的心意。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4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