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廉政征文(微小说)三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4

廉政征文(微小说)三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年过花甲、已经退休的刘局长爱上了木工,且手艺精湛得让人惊叹。

将近一年的时间,刘局长就靠自己的双手建好了一栋小巧精致的乡间木屋,因此得了个“木工”局长的名号。

房子是用来养老的,建好后刘局长迫不及待地带着妻子搬了进去。

养老的生活似乎很平淡,日子似乎也很寻常。刘局长每天做做木工,养养花,种种菜,好不逍遥。只是有件事让妻子心底有些不安,但又具体说不上来。主要是以前从不分床睡的他们自从住进这房子就分卧室了,理由是上年纪后觉轻又常起夜,互相影响休息。但凡外出,丈夫的房间便会落锁,在家也多半是一个人待在卧室看书、玩手机,就连卫生也是自己搞。丈夫的卧房似乎成了家里的“禁地”,自己偶尔也进房间,却也没有明显感到异常。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直到纪委查出有一大笔款项流转到了刘局长手里,可在银行查不到任何相关信息。纪委推测是现金交易,可要找出这笔钱却是个难题。查证无果的情况下,纪委决定去刘局长家碰碰运气。

趁刘局长外出,暗访人员自称是木工爱好者,特来向刘局长请教。丈夫不在家,热情好客的妻子心想着不能让客人白跑一趟,就把局长枕头下的“宝贝”拿给客人看了。看完后,暗访人员面带笑容地回去了。

后来,刘局长就换了个地方“养老”。

原来,刘局长家里本就是“木工”世家。日子穷苦时曾跟着父亲学习木工干活赚钱,直到上了大学,有了工作才将这手艺闲置了下来。刘局长常说自己“穷怕了”,为官一直小心谨慎,不敢行差踏错一步。本该就这样过完一生的,可要退休的时候,偏遇见个要他“帮忙”的。刘局长抱着侥幸心理,想着自己就要退休了,此事隐蔽些应该不会被发现,但又怕真被查出,晚节不保。为此事烦心的局长偶然间在乡下老屋发现了一本名为《墨子机关术》的书,想起了自己闲置的手艺和武侠剧里常见的密室,一下子就有了想法,还动手建造了密室,也就有了之后的一系列的事情。

纪委的同志曾感慨道:要不是看到了那本书,估计真就找不出钱藏哪儿了,本以为是虚拟的事物,没想到真就造出来了,可惜没用到正途上。

真可谓“人生如棋,一步错则步步错”,更何况既有这般能耐,为何又要执着于那黄白之物。

【篇二】

主办会计李小萍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半个月前, 听说局里要派检查组到下属质监所进行财务大检查, 所长黄晨良就把李小萍召到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后告诉她:这次财务检查虽说跟过去一样,是一次常规的例行检查,也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可我们也不能马虎,还是认真对待的好!我们所里其他问题倒不会有,就是公务接待、外出培训、职工福利这几个方面会不会存在一些疵漏。你也知道单位跟家庭其实是一样的,业务往来总要有点开销,人情上的事总也是难免的,职工一年到头辛辛苦苦,所里适当搞点福利,奖励也是为了激励职工更好地工作, 也是合理的,这个本来也就很正常,可现在----,咳,做事难哪。他希望在检查组到来之前财务室先来个自查,看看有啥问题,并暗示稍有疵漏的作些补救。说完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还做了个手势。李小萍当然心领神会。

果然这次检查就不同以往,李小萍没料到这次检查咋这么严格?不但三年内己存档的票据和收支帐都要检查核对,在检查过程中还询问了不少问题。包括业务费收入、公务接待的规格、次数和具体人数;职工工资外的劳务费、福利、劳保用品、加班费、差旅费、日常办公费的开支情况,以及有没有违规发补贴等等。另外还提了一些很“奇怪”的问题,本来么这种检查像业务费收入这块只是一般了解下就行了, 可这次把业务来源, 收费标准等都问个一清二楚,有些业务上的问题财务室的同志不是十分了解, 还要请分管具体业务的所领导来回答。另外还有问到有没有外单位的关系户或者有关领导来所里报销业务发票一类的问题,或者说介绍业务之类的事情。这些李小萍都作了很得体的回答。财务检查组是上午9点钟到所里的, 全部检查完成已经中午12点多了,所长和副所长要留他们吃个便饭再走却被他们婉拒了。李小萍在系统内也是“老人”了, 局所属科室及本系统财务人员基本都熟悉,可这次检查组中好几个人她居然不认识,真是奇了怪了。透过财务检查,她感觉似乎还暗藏什么玄机?联想到黄所长那天在办公室那个笑容,李小萍隐隐地感觉到所里有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事。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 听说所长黄晨良被局纪委叫去接受调查。上班后人们都议论纷纷。这质监所本是个清水衙门,没啥油水, 难道他也腐败了?正当人们议论纷纷时,又有消息传来业务副所长钱峰也被局纪委叫去约谈“喝茶”了。

所长、副所长都分别接受调查和约谈“喝茶”, 这所里怎么啦?莫非真有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正当人们议论正热时, 黄晨良、钱峰都上班来了,既然所领导都已上班,这个事就没人再提了。

虽说领导已上班, 表面上看也没啥。可李小萍凭着多年工作的敏锐和女性的细心还是感觉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正当她满腹疑惑时, 黄所长又把她叫到办公室,告诉她上午是去了局里, 局领导找他谈了所里的一些事, 还通报了昨天财务检查的事。找钱峰副所长主要是了解所里的一些业务情况。还告诉她这次检查主要是对所里那次业务培训超标问题不太满意, 其他的也没说什么。说完, 向她瞟来一个怪怪的眼神,又给了个不同上次更意味深长的微笑,这个笑更看上去更像是个苦笑。李小萍心里明白,这是在怪她财务上事情处理得不够好。

李小萍想起是有这件事:在上个月,质监所在邻县的风景区进行一次下属基层单位质监员培训,这次培训历时一个星期。其中后两天并不是课堂培训而是到风景名胜区观光。还给与会的培训人员发了每人两包土特产礼品。培训后在财务报帐时李小萍觉得在现在的形势下再发土特产礼品不太合适。可黄所长说是当地这些土产品严重滞销, 我们是在帮助农民推销滞销商品,促进农民增收。虽然理由牵强了点, 但也说得过去。报帐的时候东西都已经发下去了, 她也不想得罪人, 既然领导已签字同意,也不再坚持了。会不会就这个事出了麻烦?李小萍再想想自己做的工作也没有什么不妥的, 也就释然了, 自已凭良心按规定做事, 别人要怪也没有办法。

后来听说是有人把这次以培训为名观光发礼品这个事举报到了局纪委,举报人说所里借业务培训之名行游山玩水之实, 以帮助农民增收为名违规购买高档土特产品发放福利,还把这笔钱纳入会务费开支。这种都是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行为,应该严厉查处并追究领导责任。正是为了这事,局纪委书记找两位所领导分别约谈“喝茶”,

一方面是向所主要领导和业务主管领导了解情况,另一方面两位所长也被局纪委书记狠狠地批了顿。李小萍想:如果这是真的话,别看他们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这几天怕是睡不好觉了。黄所长要怪她也“情有可原”了。

再想想,这种事也有人“举报”吗?

真是可笑,这不是神经病么?即使真的有, 那是谁会干这种“缺德事” 呢?李小萍真百思不得其解。

培训的事终于有了处理结论。

这天局纪委书记来到所里宣布了关于超规格培训这件事处理结果。这会还是以局党委的名义发的文,大意是:为正风肃纪,惩戒违纪违规行为,警示全局干部职工,局党委决定责令质监所党支部向局党委作出书面检查,给予所长黄晨良党内警告处分,给予负责业务工作的副所长钱峰党内警告处分。黄晨良和钱峰两位同志分别扣发半年度奖金,并在全局通报批评。为严肃纪律和严把财务支出关,今后局下属所有部门和企事业单位的一切培训、学习、考察,各单位必须先制订方案和财务预算报局纪委审查备案。

这事情处理结果一公布,所里的人们立即开始议论纷纷,说实话大家对这样的处理不太理解。有几个胆子比较大的“老人”当着纪委书记的面就“开炮”了:

“就这么点破事处理这么重,反四风没错,可我们这是正常的业务培训,

以往也是这么弄的, 这也是历年来的惯例, 如果这种事也要受纪律处分, 以后的工作就不好开展了啊”!

“听说这件事是有人举报的, 真不知道那个神经病干的? 这种人到局纪委打所领导的小报告, 真不要脸。”有人愤愤不平!

纪委书记认真听取了大家认为党纪处分过重所发的牢骚话,不但没生气反而作了耐心的解释。大意是:这样的处分其实也是对干部的保护!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小洞不补大洞吃苦!如今必须更加严格遵守中央八项规定,正风肃纪, 把党纪党规挺在前面,这次处分决定关键是起到警示教育一大片的作用,告诫大家接受教训,让大家明白反腐倡廉也应该从小事抓起。

哦, 原来是这样, 黄所长他们这次做了“初一”,

想想有点“冤”,不过还好, 这事也就到此为止了。

纪委书记走后, 李小萍心里总觉得有点空落落,书记说的是没错,但为这个事单位作检讨和领导背个处分似乎也太划不来啦, 她又回想起黄所长的那个眼神和苦笑,心里有种莫名其妙而又说不出的感觉。

周末的下午,李小萍去局财务科办事, 因为平时跟局财务科长处得不错, 办完事在科长的办公室里聊起那天财务检查的事,李小萍笑问那天检查组几个不认识的人是从哪个单位抽调过来?不料科长面部表情很严肃地说那几位是市财政局和市纪委的检查人员。一句话唬得她张大了嘴巴。

接下来科长的话又让她震惊不小。科长说这次检查其中还有重要的一项是有没有上级(指局里)领导向下属单位违规报销发票,有没有业务往来中在财务收支帐目不清问题,所幸你们会计帐中这种情况基本上没有。接着问她这几天有没有看到她们所里的吕伟民来上班?

吕伟民有没有来上班?这吕伟民好像有不少日子没见到了。不是说他抽调到外地单位指导业务去要好几个月吗?他怎么了?

“小萍啊, 这个事我是同你关系不错说说的, 你这几天可别到外面去说啊!吕伟民出了点事, 正在接受审查, 外借只是没弄清事情前找个由头而己。上次财务检査询问业务方面的几件事是针对他的问题提的。他的事现在还不好说。”

听了这些话,李小萍心里又一阵难受, 大家都是朝夕相处的同事, 吕伟民这人平时倒还挺不错的, 只是喜欢打几副麻将。最近这几年听所里同事说他迷上了赌博。她一直认为这可能是男人下班后太闲的缘故。她跟吕伟民的老婆还是初中到高中的同学,为赌博这件事也私下里劝过他几次, 那这次他咋回事啊, 真的见鬼了吗?

又过了一个星期,局纪委正式通报宣布:经过调查取证,质监所业务干部吕伟民严重违纪违法情况属实,具体案情是这样的:

吕伟民是本所资格较老的业务干部,技术过硬,业务水平高。他为人和气,工作认真负责, 在所内外有一定人缘。可在前年上半年局里竞聘所属企事业单位副职领导干部没有竞聘上,从此意志消沉,这期间又沾染上了赌博恶习不能自拔,因为屡赌屡输导致债台高筑。他从亲戚朋友处借钱发展到借民间高利贷。自前年至今两年多时间内他还利用业务活动的便利, 从下属企业单位收取的一些修理费和外出办事的差旅补贴中贪污公款75000余元, 用于支付高利贷利息。经市纪委调查取证,事实清楚,证据链完整。

吕伟民在自感违纪违法事情可能将要暴露时, 竟到局纪委反映所里超规格培训情况,企图转移纪委视线,掩盖自已违纪违法事实, 梦想蒙混过关。其实局纪委对他的问题早有所闻,并暗中着手对有关业务单位进行调查取证, 秉着查情事实,既不冤枉好人又不让贪腐分子漏网, 调查取证是在保密情况下进行的, 半个月前局里组织的财务检查和对黄晨良、钱峰两位正副所长约谈的重点也是这件事。

根据违纪违法事实,局长办公会议讨论决定给予吕伟民开除公职处分(吕伟民不是党员)。违法犯罪线索移交司法部门处理。

太可惜,实在太可惜了啊, 他出了这么大的事, 他老婆, 孩子会好过么?他女儿也不小了, 恐怕明年要高考了吧?这可咋办啊!!

李小萍感到莫名的婉惜,吕伟民自作孽,那是活该,可他老婆和女儿却跟着他要受罪了,真是可惜。她想改天有空时去看望这可怜的母女,也许会给她们带去些安慰吧?

【篇三】

庄小庄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被调进拆违办。他抓着头上的黄毛,心里想:好吧,我先去染个头发,把黄毛给盖了!

庄小庄在镇政府做临时工已经三年了,刚开始在工贸办,工贸办的郑主任嫌弃他,说他上班不按时,每次到9点多才到办公室,被效能办抓住了,那会影响工贸办的绩效。领导没办法,看在他表舅是副市长的面子上,把他调到党政办。党政办案头工作多,让他写稿子,他职校毕业那点水平,错别字连篇的,不靠谱。让他去跟着文化站搞基层文体活动,文化站长不干了,说庄小庄这人相貌看着还顺溜,做事一点不靠谱,天天下午不见踪影,据说中午约朋友吃饭后,下午基本不是K歌就是麻将,派给他的任务根本不当回事,放在文化站,占着茅坑不拉屎,不要。兜兜转转好几个部门,领导也找他谈话无数次,庄小庄就是庄小庄,每天在镇政府大楼里露个面,然后就不知道干嘛去了。

这事儿被表舅知道了,把庄小庄叫去狠狠骂了一顿,让他别干了,滚蛋!庄小庄缩着脑袋,灰溜溜回家,又被爸狠狠骂了一顿,也让他滚蛋。可是,亲生的儿子能滚去哪里呢?庄小庄被爸带着,去表舅那里又挨了一顿骂,第二天,灰溜溜地“滚”去老地方上班了。

这回,庄小庄老实不少。正好,镇委镇政府接到上级部门关于组建“三改一拆”办公室的文件,庄小庄被安排到这个办公室,做了个办事员。说是办事员,其实就是个打杂的,打个水、买盒烟、叫个外卖、找个资料……像找违建人员谈话啊、实地勘测啊,甚至找相关人员强行拆除等事情,都不关庄小庄的事。不过,比起过去的庄小庄,他已经忙了很多,也正经了许多,再不敢随便溜出去玩——毕竟,庄小庄从小就不是个捣蛋大王,就是自由散漫了一点,就是读书成绩差了一点(可能基因太强大,据说他们家里没出过考试上80分的,当然也没出过什么当官的……表舅做市长,那已经是庄小庄母亲的表哥,血缘上隔了一大段路了),但除了曾经染过一头黄毛,还真没干过上房揭瓦、偷鸡摸狗之类的坏事,大不了就是懒一点,大不了还有点小赌瘾。

这天,庄小庄被主任叫进办公室。主任给了他一叠纸,说:“庄小庄,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干得好,是你的业绩,干得不好嘛……你表舅可能也帮不了你了。”说罢,主任油光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庄小庄看得心里凉飕飕的。

庄小庄接过那叠纸,是一叠表格,标题上写着“违章建筑拆除告知单”。主任站起来,走到庄小庄身边,指着单子说:“这个任务说简单也简单,说难,那也是很难的。上面有违章建筑主人的信息,你找到本人,让他签字,就完成任务。去吧……呃……如果真的不在表格上签名,你让这个人在另一份表格上签个名字也行。”庄小庄翻出主任说的另一张表,表格抬头上写着 “拆除知情汇总表”。

庄小庄拿着表格,按照表格上的信息找到第一个签字对象。这个签字对象是某局的副局长。庄小庄敲了敲副局长办公室的门,里面有人喊“进”,庄小庄就进去了。他看见副局长低着头正在看手机,可能看到的内容比较有趣,胖乎乎的脸上正绽开欢快的笑意。他一抬头看见庄小庄,脸上的笑迅速退去,然后放下手机问:“什么事?”庄小庄赶紧把表格呈上去,并递上一支笔,陪笑着说:“局长,请签个字。”局长拿起表格,瞄了一眼标题,立刻像被烫了手一样将表格扔还给庄小庄:“拿走!这个不关我事,我不会签的!”庄小庄很惊讶:“局长,我们主任说,表格上面写着谁的名字,这别墅就是谁的。请你签个字,然后我们拆违办要用推土机推了。”后面几句其实不是主任吩咐的,是拆违办另一位副主任告诉庄小庄的。山脚边有五六幢别墅,都被市里鉴定为违章建筑,责令镇政府落实主人,并且在一个月内全部拆除。

副局长说:“谁说的就找谁去,反正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快走快走!”副局长像赶小鸡一样把庄小庄赶出来办公室。

庄小庄来到第二个人的办公室。这是某局的办公室主任。这个局是个大局,管理着本市下属几十家单位。庄小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里面有人喊“进”,庄小庄就进去了。他看见办公室主任低着头正在看手机,可能看到的内容比较有趣,一张瘦脸上正绽开欢快的笑意。他一抬头看见庄小庄,脸上的笑迅速退去,然后放下手机问:“什么事?”庄小庄赶紧把表格呈上去,并递上一支笔,陪笑着说:“主任,请签个字。”办公室主任拿起表格,瞄了一眼标题,立刻像被烫了手一样将表格扔还给庄小庄:“拿走!这个不关我事,我不会签的!”庄小庄很惊讶:“主任同志,我们主任说,表格上面写着谁的名字,这别墅就是谁的。请你签个字,然后我们拆违办要用推土机推了。”办公室主任说:“谁说的就找谁去,反正我不知道这个事情!快走快走!”办公室主任像赶小鸡一样把庄小庄赶出来办公室。

庄小庄特地去看过那几幢别墅,看得心里那个别扭啊。别墅靠山面湖,欧式风格,全框架现浇板,周围风景优美,空气新鲜。庄小庄想起自己和父母住在一起的七十平米的老房子,心里那个不明白啊:这么好的房子要全拆掉?啊啊啊……给我多好啊……

庄小庄又找了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一样的结果。庄小庄只好拿着表格,灰溜溜去见主任。主任拿着那几张空白表格,笑眯眯地看着庄小庄,看了一会儿,说:“小庄,干得还不错嘛!”庄小庄傻乎乎地看着主任,心里不知怎么的,想起小时候看的故事书中的大灰狼。

一个星期之后,副主任告诉庄小庄,那几幢别墅已经被推平了,还给庄小庄看了手机里的照片。那些欧式的建筑,已经倒卧在山边,成了一片废墟。

庄小庄悄悄地问副主任:“主任找谁签了字了?”

副主任笑嘻嘻地说:“这就是个程序,你不懂。”

庄小庄越来越糊涂了。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4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