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清风廉政征文(微小说体裁)四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0

清风廉政征文(微小说体裁)四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秦成的办公桌上一直放着一块微微泛红的石头,这块石头呈椭圆形,有手掌那么大,外表被打磨得十分光滑,乍一看,像颗红心。

有人好奇,这块石头与市场上那些工艺品相比,没什么好的,既不是“靠山石”,又不是“转运石”,更不是“招财石”,秦局长为何总把它放在办公桌前呢?

“秦局长,您桌上这块石头放了这么长时间,也该换换了,我这有一件玉石工艺品很不错,和您的气质很搭。”一天,单位干事王晨光来秦局长的办公室聊了起来。

王晨光准备送给秦局长的礼物是一件做工精良的泰山石,看成色,的确比秦局长办公桌上的那颗“红心”好许多。

王晨光正要把礼物往秦局长的办公桌上放,被秦局长制止了,“小王,你先坐下来,我跟你讲个故事。”

秦局长讲起了他和这“红心”石的渊源。

几年前,秦成在一个叫“花石”的山区当乡长。刚到任时,面对花石三面环山、乱石云集的山区条件,他压力很大,为了尽快熟悉环境,他经常和几个同事走村入户,实地查民情,访民意。

“大叔,你这个手艺不赖啊!”秦乡长路过一户人家,看见一位老汉在家门口面朝一块足有半人高的石头娴熟地雕刻着,秦乡长说道。

“过奖了,我家祖祖辈辈都是石头匠,山里人,没啥本事,用石头雕些东西,拉城里多少卖点钱,贴补家用。”老汉憨厚地笑着说。

“这石头色泽不错,是从哪里拉来的?”

“东郊河滩,那里石头很多,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都有,有的被采沙的工人拉走,有的被农户用来盖猪圈,挺可惜的。”

按照老汉的指引,秦乡长来到了东郊河滩,这里堆满了形色各异的石头,红的、白的、蓝的……大的得用一辆卡车才能拉走,小的如同棋子般,秦局长在河滩挑了几个带回去。

回去后,秦成一直在思考:花石乡的老百姓能不能依靠石头致富呢?于是,他请了几个在玉石方面有研究的专家,多次到乡里走访,又找了一些石雕行业的能人前来指导。

经过努力,秦乡长为花石乡的父老乡亲们规划了一条就地发财的致富路,全力打造“石雕之乡”的品牌。后来,花石乡家家户户做着石雕生意,都富了起来。

最后,秦乡长要调到城里了。临行前,为了感谢秦乡长,花石的乡亲们送给他一块“红心”石,并在上面刻了八个字“人民公仆,真心为民”。

秦成把这颗“红心”视如珍宝,一直伴随他在为民的路上走得越来越坚定。

王晨光听后,惭愧地离开了,他终于明白,这颗“红心”石在秦局长心里的分量。

之后,又有不少人送秦局长各种工艺品,也都会被他一一回绝,他会和每个前来送礼的人讲他和“红心”石的故事……

【篇二】

“大娘,您要到哪儿?”李乡长正要到县城办事,看见路边站着位拎着包裹的妇女,便停下车问道。他有个习惯,无论是开车下乡还是到县城办事,总会顺路捎带个要搭车的乡亲。

“兄弟,我要到县城闺女家……”

“大娘,上车吧,咱俩顺路,我捎你一程。”

“俺还是等公交吧。”她似乎有点犹豫,“坐公交车省钱,你这小轿车俺可是坐不起啊!”

“大娘,不要钱,我这是顺风车,顺路捎人的。”李乡长解释道。

“这样啊,那我误会了,你可真是好人啊!”

车行驶在盘旋的山间公路上,路旁秋日的栎树叶子泛着金黄,甚是好看。李乡长和大娘在车内聊得很愉快,他听到了在办公室里听不到的乡里群众的事情。这让他再次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件事……

那时,他刚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做了一名普通的乡镇干部,没什么积蓄,也买不起车,从乡里到县城的公交车一天才发三趟,出行很不方便。

“妈,你这病得去城里医院看看,在这儿也检查不出来原因,老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孩儿啊,我没事,去一趟城里不容易,我歇歇就好了,你别担心。”

他知道,母亲一直拖着不看,是不想耽误他工作,去县城看个病来回至少得两天。

看着母亲疼得直冒汗,他实在不忍心,“妈,走,我这就带你去县城。”说着,他收拾东西,背起母亲往外走。

他搀着母亲站在路口,盼望着公交车能早些到来。

已是深秋,路边金黄的栎树叶子已开始慢慢凋零,望着母亲被秋风吹乱的发髻和疼痛难忍的表情,他的内心焦急如焚,但又无能为力。

“小伙子,等车吧,我捎你一程。”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他和母亲面前,车窗里探出一张中年男子的脸,面容慈善。

“大哥,我妈病了,难受得厉害,你能不能把我们送到县城,多少钱我都出。”

“赶紧上车,看病要紧!”中年男子迅速下车,和他一块儿把母亲扶上车。

“大哥,您真是个好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了!”

“要说感谢,你就给我讲讲乡里群众的事情吧,我爱听。”

一路上,他娓娓道来乡里群众生产生活的故事,母亲听着儿子讲述着自己对家乡建设的诸多想法,身心也得到了缓解。一路上顺畅无堵,很快就到了县城医院。

他要给钱,中年男子回绝了,临走前,说了句:“你在车上已经感谢过我了。”

他一脸惊讶。

母亲的病看得很顺利,他在心里也牢牢记住了这位中年男子的模样,想着,如果有机会再见,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后来,有次他去县城开会,会议开始后他惊讶地发现,前几天捎他和母亲的中年男子竟然在主席台上坐着,问了旁边人才知道,原来那位是副县长秦成民,他顿时惊呆了。

会后,他专门找到了秦县长。

“秦县长,我是上次……”

“哦,小李啊,你母亲的病咋样了?”

听到这话,他紧紧握着秦县长的手,嘴里有说不出的感激。

“你是个有理想的青年,回去好好干,造福家乡群众,让乡亲们都搭上‘顺风车’,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回去之后,他心里一直攒着一股劲儿,下定决心一定不辜负秦县长的期望。他用了十年时间,从普通基层干部到乡长的位置,这一路上,他用实际行动,让父老乡亲搭上了改革发展的“顺风车”。在他的奔走协调下,村村道路四通八达,群众出行更加方便;在他的号召带领下,利用当地资源,发展乡村旅游,人们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每每看到家乡的这些变化,他心里总会想起一个人……

【篇三】

胡鳅姓胡,生于秋收农忙时节,因名秋收,出于谐音的缘故,自小就被乡亲叫唤成“胡鳅”,意同“泥鳅”、“胡子鱼”。成年后,胡鳅身材略显肥硕,嘴角右下方长着一粒用舌头可以触及的豆大黑痣,按村里人的说法,这辈子不愁吃的。

作为渔业集团食堂主任兼大厨,胡鳅潜心研究“佛跳墙”、“鸡茸鱼唇”、“蟹汁桂鱼”等名菜,“全鱼宴”更是拴住了不少头头脑脑的胃口。他有个本子,专门记录集团刘总裁的食谱,集团综合部的笔杆子小廖曾经看过,那字迹歪歪扭扭,下笔顿挫粗野、收笔则轻浮细软,小廖戏称为“蝌蚪文”。本子右侧有一表格式的备注栏,以圆圈、半圆、两条直杠分别表示每道菜是否光盘、吃过半或只动了筷子,本子后几页则为总结,按时令组合出各式菜谱,对此小廖也暗自叹服,连呼“功夫不忘初心人!”

尽管胡鳅当上了国企干部,刘总裁用餐仍离不开他掌勺。不过下班后,胡鳅会迅速地换上领带、衬衫,踱起方步更是有板有眼。几年后,胡鳅官至处级,老家新近出版的县志还把“胡秋收”罗列其中。在胡氏族谱中,若论官职及捐款数目,胡秋收个人简介可在400字以内,可胡鳅除了荣获过两次全省行政接待工作先进个人,其余乏善可陈,遂从略,共49字。

小廖还记得自己报到后不久,四人打牌,小廖不明就里,催促胡鳅出牌,胡鳅当即怒斥:“胡鳅?这名字轮得到你叫吗?!”自那以后,小廖等年轻人打招呼时全改口“胡主任”,食堂一把手,官居正处,如此称呼,似乎并无不妥,数个来回后,胡鳅也习以为常。

2006年,胡主任五十有余,刘总裁已荣升,王总裁接班。胡鳅依然颠前跑后,为提升服务水平,还另辟一间自助餐室,专供集团班子午餐使用。业余时间,胡主任出入前刘总裁家更加殷勤,据说身兼厨师与司机两职,将军肚头一回收缩了几分。

恰巧此时,渔业系统所属干部培训中心主任一职空缺,规格为副局级。某日,召开集团干部测评大会推荐干部,大家都心知肚明,此乃为胡鳅量身定制,只是结果不出意料,胡鳅的赞成票数以个位数计,有人从蝌蚪文看出,其中一票为胡鳅自己所投。此事搁置半年后,以业务对口为由,仍安排胡鳅到培训中心主持工作;再过半年,胡鳅终究还是如愿官升副局级。

任前,前刘总裁谆谆教诲,告诫胡鳅务必学好打领带。只是,胡鳅没想到,那条猩红的新领带,几个月后他就用不着了。

胡鳅眼看就要摆脱油呛烟熏的职业,可人算不如天算。离任必须专项审计的新规定出台,胡鳅被查出挪用食堂三百万元资金,供前刘总裁侄儿刘强的粮油加工企业周转。于是,胡鳅领了个处分,降为副处级,还发配回食堂工作。退休前,胡鳅又恢复了正处级待遇。退休后,刘强给他安了个顾问名头,不设办公室,也不印名片,专司陪吃陪喝。

去年风声紧,前刘总裁失联了。冬日,傍晚,中雨,在街角,胡鳅截住小廖打听情况,但见胡鳅肚皮瘪了几分,嘴角的那粒黑痣暗淡了些许,也许天冷,握伞的手微微颤抖。

【篇四】

夜,在这内陆的城市中,尽管已是春末夏初,仍带有一丝丝的寒意。但此时,老苏的头上却是满头大汗。

三天前,老苏的儿子小苏,因响应朋友的“号召”,参与了一起聚众斗殴而被抓,现在案件正在调查当中。

老苏听到消息后,心急如焚,求爷爷告奶奶,一心想把小苏捞出来。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得知这个案件现在由刑警队长老谭在处理,于是,老苏通过种种关系给老谭送了一万块钱,希望老谭能够高抬贵手,放小苏出来。

可三天过去了,一点消息也没有,同是参与斗殴的几个年轻人也被放出来了,但是小苏还关在里面。老苏焦急不已,四处打听谭队长的信息,希望能够找到“突破口”。皇天不忘初心人,老苏终于打听到谭队长爱玉的癖好。于是,他又花了八万块买了一尊和田玉佛,甚是精致。

老苏寻思,现在给谭队长送礼的人应该不少,就这样把玉佛送过去,被人撞见了也不好。因此,他又急匆匆地赶往水产市场,买了一条大的东星斑鱼,这在内陆城市可是十分高档的鱼啊。老苏就这样把玉佛塞进鱼肚当中,然后赶往谭队长家,额头满是汗珠。

在谭队长家

“谭队长您好,这次的事情还要麻烦您了。”老苏满脸谄媚地说着。

“老苏啊,这个事情有点棘手,你也知道这上上下下都是得打点花钱的,所以没有那么快。”谭队长冷冷地回答着。

“是是是,我也知道这个事情挺难办的,所以要麻烦队长多花点心思了,也没有带什么伴手礼,这条鱼刚处理的,还请队长您尝尝鲜。”老苏说着就把鱼放在厨房门口。

谭队长并没有什么表示,老苏放下鱼也起身道别了。

“哼!就弄了这么一条鱼,打发叫花子啊,先扔在冰柜里吧。”老苏走后,谭队长忿忿地说道。

又三天过去了,小苏还是没有被放出来。

第四天,消息终于传来了,小苏不仅被移送法办,而且还定为主犯之一。老苏不禁眼前一黑,大骂道“姓谭的,你这吃肉不吐骨头的孙子,我要举报你。”

于是,一封实名举报信被送到了纪委监察局的手中,信中详细地罗列了所送款物,包括那尊玉佛。不久,谭队长就被立案调查,从家中搜出了大量的现金,玉石等。当谭队长看到藏在鱼肚中的那尊玉佛时,肠子都悔青了,他后悔当时为什么就没有把那鱼给吃了,这样就可以看到玉佛,而他也就不会被举报了。

但是他错了,他真正需要后悔的是第一次伸手去索贿受贿,是自己那贪婪成性的心。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3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