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清风廉政微小说范文四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0

清风廉政微小说范文四篇

下面是文秘网的小编为各位收集的清风廉政微小说范文四篇,请您参阅!如您需要符合您实际要求的,那么您可以点击网页两侧的QQ:4000121855和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哦!

【篇一】

乡里的孩子勤奋、善良、朴实、孝顺,楚鑫也不外如是。

他有个一直坚持、并为之努力奋斗的梦想,那便是为长年居住在山顶的父母,在山下建一套温馨舒适的房子,让他们出行不用每天花上两小时,遇到雨雪冰冻天气不会摔倒受伤。

大学毕业后的楚鑫成为了一名国家工作人员,兢兢业业工作十年之后,楚鑫有了些积蓄,刚好够为父母在乡下建房的钱,房子的图纸早早地就设计好了,只待买地动工。

可现实的问题让楚鑫犹豫了。与他同期的同事因跟领导走动多,早已升迁调整到其他单位去了,并且有继续升迁的趋势。楚鑫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拿着这笔钱去走动走动。再三思量后,楚鑫还是决定为父母建房,这毕竟是他坚持了许久的梦想。

建房的地址选在了从县城出发公交车约1个小时的地方,方便周末双休的时候楚鑫帮父母做工。就在地基刚挖好,工人们都回家了的那天,楚鑫无意中发现了一个黢黑的瓦罐。当他把瓦罐带到父母面前打开后,里面居然是满罐的黄金。父亲说这里原本是一个地主老爷的宅子,是因为后代没落才几经辗转到了自家手中。父亲是真的很开心,他认为自家的地里挖出了金子是件大喜事。但楚鑫却明白,这罐黄金理当上交给国家。脑中一闪而过那个同事的面容,面对欣喜的父母,楚鑫选择了什么也没说。

十年后,楚鑫摇身一变已是一局之长。住着大房子、开着小轿车,父母在乡下住着别墅,让人还好不羡慕。

直到某天,楚鑫在一次应酬上听见有人谈起他曾经的同事,在升迁至局长的时候被纪委找上了门,半夜就被带走了。他突然开始害怕起来,整日整日的作恶梦,梦里总有人在不断地敲打着他的房门,咚咚咚,咚咚咚……

又一次从梦中惊醒,楚鑫想着自己当初就不应该打开黄金罐子,正当他好不容易镇定下来,安抚自己这只是梦时,他听见了咚咚咚,咚咚咚……

被打开的是黄金罐,还是人的欲望?

【篇二】

“领导已安全送到家。”进了包间,雷子笑着朝郭康眨了下眼,递给他一把被磨得有些掉漆的车钥匙,入席。

“郭警官,生意上的事就请多多关照,您要是同意,头个月的报酬咱们可以先结。”坐在雷子右侧的中年男子笑眯眯说着。

郭康抬眼冷冷盯着中年男子:“这事没得商量!”起身离席,摔门而出。

南方冬日的清晨阴冷刺骨,提着一床棉被的郭康打开他那台捷达车的后盖,一个陌生的黑色皮包静静躺在后备箱。拉开拉链,厚厚一沓百元大钞耀眼夺目,郭康一愣,抬头四下张望,迅速将皮包塞进双肩包。

“什么意思?”一条短信成功发送。

“从小到大没少吃过咱妈做的饭,就当是我孝敬她的。”雷子的短信片刻即到。

停好车,郭康径直走向医院缴费处。早晨排队的人不多,没一会儿他就缴完手术费,拎着棉被前往住院部。

病房里,床头柜上摆满了牛奶和水果,半躺着的老妇人露出了久日不见的笑容。

“阿姨,你就放心吧,等做完手术,再休养个几天,保准跟以前一样生龙活虎,人民公园跳舞的哪个都比不了你。”雷子含笑宽慰。

“还是我们雷子会说话,阿姨谢谢你啦。你也听阿姨一句劝,都有老婆孩子了,千万别再游手好闲。”老妇人谆谆教诲。

“你就别操这些心了。我先去忙,你好好休息,我们都盼着你早日康复呢!”雷子说完就要走。

“我送送。”郭康起身拿背包,准备送雷子一程。

“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老妇人叫住儿子,等客人走后,说道,“雷子家穷你也知道,这回孩子转学实验小学,借读费有点贵,你是那儿的社区民警,能不能找校长说说情?”

郭康没答话,背着包头也不回地离去。

派出所办公室,议论声此起彼伏。

“这次提副科,你们说哪些人能上?”有人问道。

“其他人不好说,咱们小郭管理社区卓有成效,没道理不上。”旁边的老民警说道。

余下几人纷纷点头,齐齐望向房间一角。

郭康仿佛没有听到众人议论,呆呆看着办公桌面,一言不发,许久、许久。桌上透明玻璃下,摆放着一张发黄的照片,年轻的父亲穿着绿色的警服一脸严肃看着他,英姿伟岸,正气凛然。

迎着夕阳,郭康背着包一身轻松走出实验小学,开着他那台捷达车驶往雷子家。

“借读费已经帮你交了,回头你找校长安排孩子入学。”说完郭康从口袋掏出那把被磨得有些掉漆的车钥匙,递给雷子,正色道,“卖了这辆车,把钱还给你老板,转告他,只要我还当社区民警一天,就绝不允许涉黄场所在我的社区存在!”

【篇三】

欧阳林森到达战友饭局的餐馆,其他人还没到。战友的饭局在小包间,空调虽已打开,但却闷热难忍。临下班,孙干事来电说战友饭局的事儿,想到自己刚接了车妙算涉嫌职务犯罪的案子,欧阳顿时生出抵触情绪。孙干事说,饭局是龙政委布置的,务必参加。在部队,龙政委是欧阳的入党介绍人,一直像大哥那样关心爱护着他;欧阳转业后到检察院工作,龙政委也少不忘初心。龙政委出面邀约的饭局,欧阳自然不好找借口推辞。

梁再兴几乎是和送茶水的服务员一同走进了包间,见了欧阳,他便亲热得不得了。等服务员离开,老梁急忙问:“老车真‘落马’了?”老战友车妙算的案子,是欧阳最不愿意谈论的。以前在部队,他和梁再兴、车妙算都是龙政委手下的兵,感情很深。

“媒体已经报道了,车妙算‘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调查’。”欧阳察言观色,希望探明老梁的意图。老梁接话:“老车的老伴打过几次电话,说能不能想法子救救老战友?”欧阳反问:“怎么救?”老梁摇摇头:“也是……不过,都是老战友啊……”二人说话间,龙政委和孙干事也来了。龙政委腰板依然挺直,脸色却不太好;孙干事在后小心陪伴着。龙政委转业后,在市纪委任副书记。

众人寒暄一番,都抢着做东。龙政委说:“别争了,今天我做东。”于是,孙干事便忙着点餐,又取出一瓶龙政委从家里带来的白酒。龙政委却不吃菜、不喝酒,只让厨房做了一碗素菜面线糊,小口吃着。孙干事负责开车接送龙政委,也不喝酒。

各人都有心事,这饭吃得拘谨沉闷。三杯酒喝过,老梁关切道:“龙政委忙?人都消瘦了。”龙政委说:“忙倒没什么,看见一些老同事、老战友‘落马’,心里才难受!”

大家低下头,不知如何接话,却听龙政委突然高声说道:“这车妙算!老公批条子,老婆收钱!现在他家属还到处说,老公战友多、关系硬,太不像话!”欧阳欲言又止。龙政委接着说道:“车妙算的案子,该回避的就回避,不要私下走什么关系,触犯高压线!”听龙政委此言,欧阳顿感轻松。之后,酒便喝得畅快了,一瓶酒很快就喝干了。

欧阳回到家,孙干事又来电话,说龙政委早前查出了胸腺瘤,决定明天做手术。欧阳对着手机大吼:“你怎么不早说?!”两行热泪不听话地流了下来。这时,他才更深切领悟到龙政委布置饭局的心意。

【篇四】

“来,我说句话,提杯酒。咱哥几个是老感情了,哥们说这个场是答谢宴,感谢我给他办成了事儿,我觉得太见外。人在世上走,谁能没难事儿?今后你们有啥事别自己憋着,如果瞧得起我,言语一声。天上飘着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来,祝大伙时时好,事事顺,干杯!”


“是啊,你是谁啊,王公关嘛。哈哈哈。”众人迎合道。


王公关喝得通红的脸堆满了笑,不住点着头,再次与各位挨个儿用力碰了酒杯,酒水溅了出来,顺着他粗黑的手指沥沥啦啦的落到菜盘子里。余下的大半杯,一饮而尽。


说起王公关,那可是全县城有名儿的公关能手,好多单位都有他熟人,再不好办的事情,他一上手,立马就成,人送雅号“王公关”。


“王公关,真让你说着了,我这还真就有件难事,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突然有人提到。


“兄弟,你说。”王公关一副仗义的表情。


“前阶段,老妈癌症,天津住院,花了八万大多。最近又感觉不太好,还得去。上次的医疗费还没报出来,这还得带好几万去,你知道,我老哥一个,身体残疾吃低保,就剩老妈一个也吃低保,现在哪有钱再去啊。你给说说,看能不能给快点报药费,多报点药费。”

说话的人语气沉重,众人也面露同情。王公关沉默了,整个房间沉默了。

“咋了,王公关,天上飘着五个字儿,那都不是事儿!刚刚是谁说了的?犯难了?”有人冒泡。

“要说难,确实难。你们不了解,那个王局长是有名的一本正,我接触过,不太好说话。不过,我试试,应该没啥问题。兄弟,瞧好吧。”

王公关受不了哥们儿的激将法,应了下来。

回到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满脑子想的都是公关策略。最后临近黎明,有了定数,这才迷迷糊糊的出了鼾声。

第二天周一,早上七点半,在人们吃完饭正要上班的档口,他抄起了电话:

“喂,小王兄弟吗?没上班呢?我是王公关,你老王大哥。”

“哦,你好,王大哥。有什么事情吗?”

“咱兄弟的感情,有些日子没联络了,今晚咱聚聚,咋样?”

“你有啥事儿吗?有事你就说,兄弟能办的,一定尽力,不差酒,不差事。”

见对方语气挺敞亮的,王公关心里窃喜,接着说:

“我有个事情,是自己家的事情,亲戚,报销住院医疗费的事儿,想托你这个兄弟和你姐姐说一声。我知道你姐姐最疼你,你找她一定好使。事后必有重谢。”

王公关一句一顿。

“王大哥,你说对了,从小到大,我姐最疼我。生活中,她宠着我,依着我。可她有一个特点,所有的亲戚,都不能介入她的工作。谁敢冒犯,六亲不认。”

对方也是一句一顿。

“兄弟,你的意思是,你就没辙了呗?”

“王大哥,我确实无能为力,抱歉了!”

撂了电话,王公关面露沮丧。看了看表,快八点了,他赶紧下楼,等着一个楼住着的小付。

“小付妹子,上班去啊。来来来,我和你说几句话。”

“王哥,啥事?”

“我知道你和社保局王局长是闺蜜,最亲、最近。我有事求你帮帮我。”

“王哥,我们是闺蜜不假,我们最亲最近也是真。但如果是她工作上的事情,我看你还是直接去找她吧。我们有口头协议的,涉及工作的事情,互不干扰,不打招呼,不说情。”

看王公关脸色突变,小付把话又拉了拉:

“王哥,咱一个楼住着,我帮你给她打个电话,介绍你去找她。我只能做到这样了。”

“还是别了,我也认识她,这样她会挑我理的。你上班去吧。我再想辙。”

王公关走出了小区,在广场上漫无目的的踱着步,心里满是沮丧。

忽然,他眼前一亮,对面走圈的那个老干部,不就是王局长的老上级吗?他为人厚道,乐于助人。

“老领导,走圈呢?好久不见啊,挺好的啊!”他赶紧上前搭腔。

“哟,王公关,你咋这闲着,有空出来散步,没去公关?”

“老领导,你可别埋汰我了,我一个无业游民,能公啥关啊,都是朋友给面子。”

“你小子,就是有道道。说吧,是不是有啥事要我办?不然不会搭理我这个老家伙的,我可是已经退休的人了,不好使了。”

“老领导,先别封口呀。它是这么个事儿:我家亲戚癌症住院花了不少钱,想托您和你原来的老下属说一声,给关照关照。”

“小王,是我一手培养提拔起来的,我们将近二十年的老感情了。”

“那是那是,您打个招呼,她一定给面子。过后我请您喝酒。”

“可拉倒吧,我就是抽了人家一支烟,人家顺手给了我一盒,后来给我一条,再后来……哎,不说了。”

王公关猛然想起,老领导就是因为受贿出的事儿。幸亏额度不大,不够处分的杠。事儿也没多大,没造成大的影响。所以组织责令他提前退休了。

“迂回战术看来是行不通了,咋办呢?干脆,正面主攻吧。”王公关心想。

“王局长,忙着呢?看这新办公室,多敞亮,干净利索,井井有序,真配你!”王公关寒暄到。

“来来来,一家子,坐坐坐,有啥事儿吗?”王局长递过来一杯水。

听王局长这口气,看来有门儿。王公关心里多少有了些底。

“你这是窗口单位,关乎民生的事情都来找你,我当然也是了。”王公关心绪稳定了许多,于是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倒了出来。

“就这事儿啊,你直接去大厅就欧了,根本不用来找我。”

“这事,不找你不行啊。我的意思不光是报销药费,是需要快点报,多点报。”说完,眼睛定定的盯着王局长表情的反应。

“我们报销药费是要通过审方、核算、初审、复审、局长审批、申请财政拨付医保基金、交邮政银行制作存折、发放,这一整套程序的,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省略,否则就容易出问题。这套程序运作下来少则十天八天,多则十天二十天都保不准儿。我们这可以提高效率,尽快办,可同时还取决于财政拨款的时间,取决于银行制折的进度。这就不是我们能做到的事情了。”

“至于你说的想多报点,”王局长停了一下,说:“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制度是严格的,该报多少就报多少,我们不能给你少报,更不能给你多报。”

“就不能有灵活一点的余地吗?你多费心,给想想办法。这个是一点小心意。”王公关一边说,一边把一张超市购物卡放到茶几上。

“一家子,你干嘛?赶紧收起来,我这有监控!”王局长表情很严肃。

王公关迅速把卡攥回手里,脸色铁青的抬头朝房间搜寻了一遍。见没啥异常的,就又掏了出来。

“哈……”刚要笑出声来,又被王局长一个神秘的“嘘——”噎了回去。

“难不成是针孔监控?”王公关好似心神领会的点点头。把手揣回了衣服兜里:

“那我先走了。”说话的声音低了八度。

下班了。王局长走到楼后,刚打开车门,王公关幽灵般从车后转了过来。掏出手奔开着的车门伸过来,忽的又被挡了回去。只见王局长表情神秘,用食指做了一个向上指的动作,小声说:

“有监控!”

王公关刚要抬头,却又被王局长一个“嘘——”按住了。

王局长上车走了,王公关也不敢抬头,灰溜溜的,耷拉个头,快步离开。

接下来的几天,王公关真的是如坐针毡。每当求他办事的人打电话询问事情进展的情况,都支支吾吾的说,正在运作,正在运作。

周末傍晚,王公关在广场上远远的看到了王局长在走圈,王局长也看到了他,便快走几步,到了跟前。

“一家子,出来走圈了?锻炼锻炼,舒展舒展,对身体有好处啊!”

王局长边说边走,步子很快而且轻盈,胳膊随步子前扬后甩的,很有节律。

“一家子,你说的那个药费的事儿,我了解了,他们家确实挺困难的,我们召开局长办公会专门研究了一下,通过绿色通道——即时办理,半个小时,就批完了。我又协调财政局和邮政银行,取得支持,并派人专门跑这事儿。两天搞定。前天,药费已经送到他家。”

“你们那儿环境真好,工作人员态度也好,办事效率高,就是监控太多了!”王公关还心有余悸。

“监控?哦,对,监控无处不在!”王局长笑着说,由于走的快,说话有些喘。看王公关有些不解,便解释到:

“你,我,亲戚,朋友,同事,我们周围的每一个人,制度规范,法律法规,自己的良心,还有老天爷,都是我们的监控。哈哈哈。”

王公关恍然大悟。猛然又想起了什么,说:“呀,我得赶紧去送卡。哥们的超市购物卡还在我这呢。”

“你留着得了。”王局长调侃到。

“不行啊,有监控。”

王公关表情神秘,用手拍了拍胸口,又指了指天空。

“哈哈哈哈……”

两个人都会心的笑了。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39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