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廉政清风征文(微小说)三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10

廉政清风征文(微小说)三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的服务。

【篇一】

这事儿,还要从五、六年前说起。那会儿,好多单位的制度篱笆扎得还不是特别紧呢。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县园林局李局长常常念念有词,是个出了名的文化人,对唐诗宋词颇有研究,尤其是喜爱苏东坡的诗词,号称“坡粉”。苏东坡多有文才啊,所以李局也常常在工作中提醒自己抓出彩儿。

一天,他在全局工作会议上,很严肃地提出要求,年底了要筹备一个花展,让群众热热闹闹地过个大年。脑瓜挺灵儿的办公室主任老王赶紧请示,有没有特别交待的?李局很文雅地说,当然是要高端大气上档次,要似花非花的。

筹备工作自然是由局办公室承担,这下,可愁坏了老王。本来是个很简单的事情,局里有专项经费预算,直接到花店采购、布展就行了。李局这时候抛出来一个“似花非花”,这意图咋领会呢?几天来,老王茶饭不香、寝食难安。他先后送上了几份采购报告,都被李局否定了。他更是焦灼不安。

一天晚上,老王在床上辗转反侧,老婆问他为啥发愁?老王原原本本说了这件事。从事中学语文教学的老婆一听,哈哈大笑,“老王你真笨,这点事还搞不明白。”她随口念出一句词:“似花还似非花,也无人惜从教坠。”没文化真可怕,老王这才明白,苏东坡写过一首词《水龙吟》,似花非花是指杨花。

他似懂非懂,莫非是让我采购杨花店的花?县城又不大,他通过工商局的朋友了解到,果真是有一家叫杨花的花店。于是他迅即赶到这家杨花店,发现店面其实不大,也没啥高端大气的花卉,心想这次肯定没理解对,李局不可能看上这家。他转身就要离开时,正好和店主打了个照面,老王眼睛一亮,天哪,这店主长得可真是风骚迷人啊,明目皓齿、丰乳肥臀。老王讪笑着,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弱弱地问,你认识我们的李局吗?没想到那女店主马上回了一句,“莫愁坡粉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哇,这女的也知道“坡粉”。老王明白了一二,于是逐一询问了花价,发现比市面上要贵了许多,他不忘初心里打了个哆嗦。

回来,老王重新起草了采购报告,他将分别考察的几家花店及报价都附在报告里,同时也多了个心眼,将杨花店排在最后面,拟三选一,请领导定夺。报告递上后,很快就批准了。李局在杨花店上重重打了个勾,“同意”两字也比平常的大,犹如尖刀,刺得老王眼睛生疼。

花展结束后,老王在局里受到了李局的表扬,说办事精干,但老王没觉得舒服,脸上似笑非笑。

故事并没有就此完结。转折的时候,总会出现突然二字。

突然就有人举报了,说老王在筹备花展时,损公肥私,花卉采购案肯定有猫腻。上级就派了工作组来查,李局很重视,亲自陪同,方案计划,会议记录都翻了出来,折腾了半天,啥问题没有,老王腰板硬着哩。

晚上在局食堂宴请工作组一行,为了避嫌,李局嘱咐将白酒装进矿泉水瓶里,分给大家。李局致辞时,豪情万丈:“我们基层的同志,干点事情就要被人说三道四,以后工作还咋干?大家要勇于担当啊。来,我带头把这瓶干了!”大家都深受感动和鼓舞,喝得很嗨,一箱“矿泉水”全都喝光了。老王也喝得很多,但他却是似醉非醉。酒醒来后,他递了一个报告上去,申请由办公室主任改为非领导职务。本来前程大好,这下就嘎然而止了。大家都为他惋惜了老一阵子。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前不久,正当李局干得风生水起,外面风闻又要更上一层楼时,却出了个大麻烦。杨花店的杨花天天找上门儿闹,要讨个说法,她再也不想过“似妻非妻”的生活了。“坡粉”遇上“泼妇”,真是冤家路窄啊。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这时制度的篱笆也越扎越紧了。县纪委闻风而动,顺藤摸瓜,阳光下,好多见不得人的东西都一一晒了出来,李局就栽了,很快锒铛入狱。大家都说,那个似花非花的杨花,也是水性杨花,坑了李局。纪委的同志却认真地说,李局这个人,似官非官!

倒是老王落了个清净。他也开始研究苏东坡诗词了。也常常念念有词: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

【篇二】

呦,已经快11点了。时间过得真快,上午一直蹲守在值班室,接了10几个报警,感觉整个人都要僵掉了,站起身伸了一下胳膊。这时一对夫妻模样的中年人满脸急切地来到值班窗口前。我赶忙又坐下,重新翻了一页报警记录薄问:“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对方欲言又止,我连问了两遍才大致弄清了他们的来意。原来,这对江西籍夫妇在浙江某地打工,丈夫老刘前一天下午得知他们的独生子在厦门翔安马巷被警察抓走了,夫妻俩连夜从浙江乘坐长途大巴车赶到厦门,想来打探一下情况,顺便给儿子送些换洗衣服和日用品。

我核实了老刘的身份,在系统里查询到老刘刚满20岁的儿子小刘因为寻衅滋事已被警方刑拘,把大致情况告知了老刘夫妇,同时也告知他们警方已按程序向其老家邮寄了拘留通知书,如果需要送衣服,可以到看守所咨询。

话刚说完,小刘母亲已经满脸泪水,嘴唇翕动着,半晌问了我一句:“我儿子这件事情大不大?”

我想了想答道:“他这事儿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建议你去找律师咨询一下。”

听完我这句话,夫妻俩相互对望了一眼,转身默默离开了。

转眼到了中午时分,值班室大厅里突然安静了许多,我继续在电脑前忙碌着,还要“应付”桌上3部此起彼伏响起的电话,忙!是民警每天的主题词。

正在忙碌中,突然发现老刘夫妇又回来了,我连忙起身迎向他们:“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刘径直走向我,感觉他把身子都探进了窗口,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塑料袋丢到值班台上:“警察同志,你刚才不是说我儿子的事情可大可小吗,你就帮帮忙吧。”说完,两人转身快步走出大厅。

我顿时啼笑皆非,抓起塑料袋就追了出去,很快就在派出所大门外追上了他们。我扳过老刘身子,把塑料袋塞进他手里。老刘扭身推脱着:“就两条烟而已,你留着抽吧。”

坐在这小小值班室好几年了,经历过无数次或喜或悲的场景,唯独老刘这个塑料袋让我无所适从。我理了理头绪,字斟句酌地告诉他:“老刘,孩子涉嫌犯罪的事情没有人能帮得了他。我说的大事,是因为孩子可能会受到法律惩罚;我说的小事,是想让你们不要太担心,对孩子来说这是教训,今后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此刻,老刘夫妇已无话可说,本来就有些木讷的老刘拉着我的手,有些惭愧地说:“谢谢你说的这些话,对不起,我真的是误会了。”

【篇三】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浪花接二连三地拍打着湖岸。微风拂过,涟漪阵阵,涌起一个个碧绿的波浪。

我正在湖底畅游,却不小心掉进了渔夫的渔网,本想着必死无疑,可渔夫的儿子救了我。他说想养着我。我很开心,因为我还能活着,因此我很感谢小男孩,我决定一直陪着他,报答他对我的救命之恩。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瞬间我已陪着他度过了四十年。

这四十年,他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变成了一局之长,我还是那个我,只不过待遇越来越好,体型开始发胖。

这四十年,他从无房者变成别墅拥有者,我还是那个我,只不过居住的房子从小小塑料杯变成了大鱼缸。

这四十年,原本善良的小男孩的身影渐渐模糊,一个带着点势利而又带着官场范的男人形象越发清晰,我还是那个我,只不过已渐渐垂老。

时光往复,但他待我似乎始终如初。

今天的他,很生气,听说纪委在调查他了。随手拿起了烟灰缸砸向了我,鱼缸被砸破了,也没有发觉。我知道这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却还有闲心回想着鱼缸似乎是他所谓的合作伙伴送的,质量果然不咋地。

在这将要终结的时刻,我恨我不能说话,如果我可以说话,我会在最初遇到他的时候告诉他,人之初,性本善,那时的他真的很善良;我恨我不能说话,如果我可以说话,我会在他第一次面对诱惑产生动摇时就告诉他,初心应如磐石,固且坚。我恨我不能说话,如果我可以说话,我会一直提醒他,人的欲望无穷尽,切记戒欲戒贪。

恍然间,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碧波荡漾的湖里,看到了那个善良的小男孩笑着朝我走来,湖水依旧广阔,生活依然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