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廉政清风微小说范文三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5

廉政清风微小说范文三篇

下面是文秘网的小编为各位收集的廉政清风微小说范文三篇,请您参阅!如您需要符合您实际要求的,那么您可以点击网页两侧的QQ:4000121855和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哦!

【篇一】

毕业三十年后的高中同学聚即将到来,此次的聚会是班长发动的。

老王本人还是挺想去的,但听说这次聚会有人报销,又有些犹豫。

毕业后,大家才知道相聚的不易,每个人都为了事业和家庭忙碌着,很难将人聚齐,这次同学聚会还是几个月前就通知了的。可老王却犹豫着:一是,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基层单位的主任,在同学中虽是比下有余,但比上还是远远不足的,终归是有些尴尬;二是,老王觉得让人报销不太好,花钱太多又会造成家里的负担。直到聚会的前一天,老王还在挠头发。

妻子看见老王人到中年本就逐渐稀少的头发快被挠完了后,笑着跟老王说道:“我知道你在纠结些什么,我支持你去,就当给你放个假。开销的事不忘初心,车费、住宿费咱自己出,聚餐娱乐的费用咱也自己出。不过,你回来后估计咱们得节衣缩食几个月,可这样你我都安心,不是吗?”

听完妻子的话,老王心中的郁闷一扫而空。

同学聚会的当天,老王如约来到了吃饭的地方,看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同学,老王很是开心,像是这么多年根本没有分开一样,大家天南地北地聊着天,聊得最多的事是工作与家庭,聊得最多的人却是现在的刘局长。老王听班长说,今天的同学聚会其实是刘局长组织的,他这些年‘混’得很不错,住着别墅、开着轿车,好像马上又要升职了。

刘局长读书时同学都管他叫“刘三好”,因为他年年都是“三好学生”。但老王对这位刘局长的印象却还停留在常年一身蓝白相间校服,一副厚重黑框眼镜,身材瘦小,终日埋头苦读和不善言辞当中……

突然一声“刘局长”,惊醒了还陷在回忆中的老王。只见一个西装革履,梳着油头,有些肥胖的身子挺着个大大的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从门口到餐桌的五米路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但随着男子步伐的移动,又有序的退让着。男子面带着笑容跟这些人寒暄,后面还跟着几个穿黑衣服的人,有点像影视剧里看到的“保镖”,这操作让老王觉得自己有点“方”。

眼看着刘局长微笑着朝自己走来,老王勉强扯出了一个笑容,笑容还没完全展开,只见门口又进来了一群人,押着刘局长就走了,熙熙攘攘中似乎听见了“纪委”“受贿”……

老王现在有点怀疑人生了,感觉自己经历了一场大戏。等事后冷静下来,想到妻子说回去要节衣缩食几个月,老王顿感一身轻松……

【篇二】

“喂,你好,郑干事吗?”

晚饭后,史一栋就躲进屋里打电话了。他要开一爿打字复印店,尽管无纸化不断普及,但就冲着冷门,应该还有剩余的“市场份额”。何况,增设特色彩印、字牌制作等项目,收入就较可观了。集镇上店面的租赁协议签了,定金交了,只等早些开业。他碾转打听了,市行政服务中心受理这项业务的窗口人员姓郑,属于临聘性质,但场面上大家客气地称呼“郑干事”。最终审批权在部门领导那里,只要符合条件,一般事项都会顺利获批。只是,流程走得快点或慢点,那可在具体办事人员的手上拿捏着呢。

“你好,哪位?”

“郑干事,你有空一起喝喝茶吗?”

史一栋想,迟一天开业就是亏一天利润,还倒贴房租呢,所以得尽快拿到营业执照。他托朋友得到郑干事手机号的同时,还了解到他有一个嗜好——收藏书画。名家名作收藏不了,就收藏本地画家的笔墨。有嗜好就好办。史一栋觉得,只要证照早点办出,表表心意应该的嘛。他托朋友用了一笔不小的开销,从城里买了本地画家的一幅作品,想与郑干事见上面就送出。

“你不肯自报家门,我可挂电话了。”

“不,稍等会儿。”史一栋怕第一回合就僵了,郑干事记着来电显示,反而弄巧成拙,倒不如实话实说,“我要开一个打字复印店,该准备哪些材料,想请您指导指导。”

“这样啊,好事情。当前审批服务推行‘最多跑一次’改革,办理事项须备材料清单在部门网站都能找到,你照做就可以了。有不懂的可以再问我。”

“我们面对面聊聊可能会比较好,我去茶馆等你一起喝喝茶。”

“这没必要,你只管正常提交材料就是了。如有别的想法,只会把事办砸。”

史一栋听完这句话,电话就响起对方挂断的嘟嘟声。史一栋有点生气,暗自念叨:“不过是个临时工,摆什么臭架子。有‘别的想法’还看得起你,能怎么把事办砸,你一个临时工,谁还能把你像大贪官一样给反腐了?”

史一栋转念一想,临时工收入偏低,他是不是就等着要点实质的东西?嗯,这幅画得送出去。

第二天一早,史一栋带上申办材料和那幅画出门,从集镇开车到市区,径直去了行政服务中心。他找到相应窗口,一个朝气阳光的清瘦青年亲和地问:“您需要办理什么?”史一栋一看岗位牌,确定那就是郑干事了。

“我想申办一个打字复印店。”史一栋憨厚地笑笑,递上一叠材料。

郑干事微微皱了皱眉,接过材料瞄了瞄,又看了看史一栋,说:“好的,您的申办材料,我们受理了,在规定日期内会通知您结果,您可以先回去等消息。”

史一栋起身的时候,将折叠齐整放进文件袋的那幅书画搁到郑干事的办公桌上,说:“哦,还有这份材料,也请收着。”说完,史一栋就走了。

当天傍晚,史一栋的手机铃声响起,一看号码,是郑干事。

“喂,你好,郑干事。”史一栋不确定会是什么事。

“史先生,你的证照办好了。你在乡镇,路较远,我们有快递寄送服务,你在家等着就行,明天上午应该就可收到了。”

“谢谢郑干事,谢谢谢谢。”史一栋喜出望外,有点激动。

“不客气,我们应该做的。”

……

史一栋暗自想,当天就给办成证照,还主动寄送快递送证上门,这在以前是想都没想过的。效率这么高,应该就是那幅画起作用了。嘿嘿,你有嗜好,我就投你所好,果然乖乖“降服”了,之前还一本正经说什么如有别的想法会把事办砸,有“实惠”马上就变了,毕竟是俗世中人嘛。不过,能这么快给办好,还是要肯定和表扬。

第二天上午,快递果然来了。史一栋小心翼翼地拆开,那里面可是“财富”啊。快递包装渐渐展开,他如愿见到了营业执照。然而,同时他还见到了送出去的那幅画。史一栋的脸庞,顿时火辣辣地发烫。

“郑干事,证照收到了,我想和你回应一声,你好放心。另外,那个多余的,我也收到了。”史一栋打电话给郑干事。

“收到了就好,祝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郑干事爽朗地祝福。

“郑干事,听说你是编外人员,又不是高官,相信没人会计较你什么。你既然喜欢收藏书画,那收了又何妨呢。”史一栋说上心里话了。

“我是编外人员,喜欢收藏书画,但我有自己的原则。何况,新近出台的《监察法》规定,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都是监察对象,我更不能丧失了原则,那可是有法律责任的啊。如果说我有嗜好,能好端端为群众办事,就是我最大的嗜好,你已经投我所好了。”

“我明白了……”史一栋心悦诚服。

【篇三】

这天晚饭后,鲁清华坐在客厅翘着二郎腿看电视,两眼时不时地瞟一眼茶几上的手机。他在等父亲鲁大军的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将关系到他能不能顺利坐上副局长的位置。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手机始终很安静地躺在那里。他开始坐立不安,伸手去拿手机。这时,手机铃突然响了,他立刻接起,却是交警要他马上赶到阿春家常菜馆附近的十字路口,说他父亲遭遇车祸,当场身亡。

鲁清华如坠万丈悬崖,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立刻驱车赶往事故现场。

到了现场,他扒开围观的人群挤到里面,只见父亲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一辆红色轿车停在不远处,两个交警正向一个小姑娘问话。鲁清华因为骤然的变故脑子几乎一片空白,迷迷糊糊弄懂了事故经过。大概是父亲喝醉了,走到马路中间时,突然停下来呕吐,小姑娘是新手,心一慌误踩油门便撞上了。

这时,现场多了两个人,说是保险公司的,到现场调查取证,又是询问又是拍照。完了,其中一个对鲁清华道:“你就是鲁大军的儿子吧,过几天我们会通知你领保险金的。”

鲁清华机械地点着头,其实对方讲什么,一句也没听进去。

这时,又过来一个人。鲁清华一见到他,悲愤之情一下爆发了。他冲上去,对着那人咬牙切齿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你害死了我爸,亏你还有脸过来,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那人脸色惨白,嘴唇微微蠕动了几下,随即低下头,缓缓转过身,脚步踉跄着走了……

话说那人叫黄海军,乃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是鲁大军的发小。

最近,县委组织部要提拔一批中层干部到副局级,鲁清华作为教育局基教科科长因工作出色,也顺理成章地被列入考察名单,笔试已经顺利通过,可是他有个上场慌的毛病,尤其碰到关键性的面试。就因为这个毛病,当初考公务员时,他的笔试成绩每次遥遥领先,而面试整整考了三次才勉强通过。

眼看面试临近,鲁清华心里越来越恐慌,就想通过父亲跟黄海军打声招呼。

他父亲鲁大军虽说只是一家小饭店的老板,但与黄海军乃莫逆之交,两人一起长大不说,在部队服役时,鲁大军还救过黄海军一命,有一次演练时,枪支突然走火,是鲁大军一个猛子扑了上去,要不,黄海军早就命丧黄泉了。光凭这一点,这忙黄海军非帮不可。

可鲁清华深知父亲的脾气,生性正直,最看不惯那些走歪门邪道的人。思虑再三,鲁清华决定让母亲阿春做做父亲的思想工作。阿春也为儿子着急,当即对鲁大军说:

“清华还是不是你亲儿子?他好不容易有机会晋升副局长,你当爹的不帮谁帮?再说了,海军跟你是啥关系?三天两头来这里蹭饭的,你找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你懂啥?也跟着瞎搀和。一句话?这话能随便出口的?海军做到现在这个位置容易吗?这事我不能……”鲁大军刚想拒绝,猛看到儿子一脸的憔悴,一双眼睛里满是恳求,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心像被什么戳了一下,不由软了口气,答应明天晚上黄海军来吃饭时跟他说说。

听父亲这么说,鲁清华知道八字已有一撇了,欢喜得连声说:“谢谢爸,谢谢爸!只要您开口,这事准成!”

可是,鲁清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等来的不是黄海军答应关照的好消息,而是父亲意外去世的噩耗!显然,黄海军拒绝了父亲的这个要求。

刚料理完父亲丧事,鲁清华就参加了面试。不用说,面试结果自然是一塌糊涂,失去了提拔的机会。双重的打击,令鲁清华跌入了人生的谷底。

沮丧之余,他把这一切的不幸都归咎于黄海军。如果黄海军答应父亲帮他的忙,父亲就不会喝那么多酒,也就不会被车撞死,自己也不会把面试搞砸了。

于是,怒火中烧的他要去县纪委对黄海军进行实名举报。

鲁清华刚冒出举报黄海军的想法,就接到中国人寿公司打来的电话,要他带着身份证、父亲意外死亡证明书到公司来一趟,他父亲生前买的商业养老保险,经调查核实无误,将赔付一笔钱,现在可以领取了。

他想,这肯定是母亲买的,留了自己的信息,因为沉浸在悲痛中忘了。然而,当他把这一大笔保险金交给母亲的时候,阿春一脸的纳闷,说自己根本没有给他爸交过商业养老险。这下,鲁清华懵了,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啊。

他赶紧到保险公司问投保人是谁。对方很是惊讶,赶紧查电脑,方知是一个叫贾敏的女人来办理的。业务员回忆说,那女人四五十岁的样子,戴了一副眼镜,看上去气质很好,所以有印象,且每年年初都会来办一次,已经很多年了。说完,把贾敏的电话号码给了他。

“贾敏?”鲁清华在大脑搜索了半天,也没有这个名字的任何信息。他打电话过去,却被告知“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那你们这次到现场调查,是谁通知的?电话多少?”鲁清华突然想起那天事故现场保险公司派人来过。

业务员为难地说,电话是打到公司营业厅的,那么多电话,没法确定是哪一个,何况人家刻意要隐瞒身份呢。

鲁清华见问不出更多信息来,只好失望地走了。回家后,他问母亲认不认识一个叫贾敏的女人。阿春先是摇头,但听到他说这个女人戴眼镜、气质很好时,突然愤愤地说:“我知道了,肯定是那个狐狸精!”

鲁清华有点晕,问道:“狐狸精?哪个狐狸精?”

阿春闻言又哭又骂,说了一大堆。鲁清华听了半天才弄明白,原来父亲读高中时跟一个叫邓晓敏的女同学好上了,后来邓晓敏考上大学,父亲落榜,两人的恋情无疾而终。之后,邓晓敏大学毕业回到县城工作,结婚又离了婚。十多年前,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两人又碰到了,父亲接济她好几次,有点旧情复燃的意思。阿春得知后找了黄海军哭诉,才由他把父亲劝回来,答应不再私下见面。

阿春恨恨道:“我以为他们真的断了,没想到你爸背着我偷偷跟她往来,连养老保险都帮你爸买了,还用个假名假电话,真是臭不要脸。不行,清华,妈咽不下这口气,你赶紧带我去见这个女人,把这些臭钱还给她!”

鲁清华考虑到自己是个科长,闹起来影响不好,连忙安抚母亲,气大伤身,犯不着为这种女人生气,他这就去把钱还给那个女人。

没料到母亲却固执起来,失去丈夫的悲痛与丈夫的背叛,令她失去了理智,非要儿子立时带她去。

鲁清华不敢再劝,更怕母亲一个人跑去,只好开车带母亲去了邓晓敏所在的中学。到了校门口,门卫拦住了问他们干啥。鲁清华报了名字说找邓晓敏老师,门卫便给邓老师打电话。邓老师很干脆地说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就挂了,门卫就拦着不让他们进。

这下阿春情绪更加激动,嚷道:“你看,我说的没错吧?一听我们来了,面都不敢见。哼,你能躲一时不能躲一世,总要回家吧,我就等在门口!”

鲁清华无奈,只能陪着母亲。

等到学生走完,开始有老师三三两两出来。阿春紧紧盯着门口。突然,她冲上去,狠命揪住走出来的邓晓敏,破口大骂:“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一天到晚勾引我丈夫,怪不得他后来喜欢一个人散步,原来是你们私底下约会去了。要不是这次领保险,我还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呢。”骂着骂着就要动手扇对方的耳光。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快步上前,一把抓住阿春的手,挡在邓晓敏跟前。鲁清华生怕事情闹大不好收场,也及时拉住了还要冲上去的母亲。

邓晓敏惊魂稍定后,急忙解释道:“我跟大军,不,老鲁已经好多年不来往了。阿春嫂子,您误会了。刚才您说领保险,咋回事?我咋不明白啊?”

看清那个人是黄海军后,鲁清华的怒火又烧起来了,见这个女人还在装糊涂,便讽刺道:“据了解,只有你跟我父亲有过一段恋情,而且你的长相完全吻合保险公司业务员的描述。你又何必否认呢?”

邓晓敏急了,涨红了脸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保险?你父亲的死讯我刚刚得知,他……”说到这里,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垂下了头。

“哈哈哈哈……大家评评理,这个女人自己离了婚,却背着我跟我丈夫好上了,还偷偷给我丈夫买商业养老险。现在却不敢承认,装可怜。你们说我要不要教训教训她?”阿春索性嚷嚷开了。

这番话一出口,两个门卫异样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邓晓敏。邓晓敏百口莫辩,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一时羞愤难当,拔腿就往教学楼跑去。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黄海军第一个反应过来,急忙追上去。母子俩稍作迟疑,也跟了过去。

邓晓敏跑到四楼走廊上,正要跳下去,黄海军猛地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拽了回来。邓晓敏放声大哭:“你拦着干啥?我没脸活了。”

黄海军是接到邓晓敏的信息赶过来的。当邓晓敏得知鲁清华母子来找她的时候,赶紧求助黄海军。

等鲁清华母子赶到时,黄海军已经弄清这件事的经过了。他护住邓晓敏,对阿春说:“嫂子,你冤枉大军和晓敏了。晓敏是初三年级的班主任,每天晚上要到八九点才回家,哪有时间去散步。不信的话,可以问问学校的门卫。还有,你们说的保险肯定跟她没关系,我可以替她作证。”

阿春将信将疑。鲁清华却冷笑道:“你可以作证?有证据吗?”

“证据没有,但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替她担保!”黄海军拍拍胸脯。

“你的人格?哼,你的人格值几个钱?谁信?!”鲁清华嗤之以鼻。

闻听此言,阿春不禁又急了:“对呀!你没证据就是胡说。姓邓的,你还想抵赖是吧?我们索性一起去保险公司查监控视频好了,省得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阿春气咻咻地嚷道。

黄海军见此情形,摇了摇头。邓晓敏更不敢反驳。于是,一行四人,两辆车开去了保险公司。

到了保险公司,鲁清华找到那个业务员,要求查看今年1月4日营业大厅的监控视频。

业务员一脸的难色,说都过去半年多了,肯定没有了。鲁清华见母亲又要嚷,抢先开口道:“这事很重要,麻烦你再想想看,有没有可能正好保存了那天的视频。”

业务员回忆了半天,突然记起来,那天办理保险业务的客户特别多,经理让她拍个视频发到公司公众号上去,宣传一下。说罢,她从手机里翻出那天公众号上的视频。

鲁清华母子急忙接过手机,看着看着,发现了一张戴眼镜的熟悉面孔。

“这不是慧珠弟妹吗?”阿春惊讶地叫了出来,“她……她,怎么是她?”

鲁清华也呆住了,那气质高雅的女人不是慧珠婶婶又是谁?!而画面里再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中年妇女了,真相不言而喻。

“不好意思,这保险是我们夫妻买的。十年了吧,经常来你家菜馆吃饭。半年前,慧珠得脑溢血走了,我就来得更勤了。这十年,老哥哥一直不肯收餐费,我怕坚持要付伤了兄弟情,为难之际,慧珠给我出了个主意,每年给老哥哥买份商业养老保险,老了也好多个保障。”

黄海军见没法再瞒下去,便承认了,说那天通知保险公司到现场的也是他。“我对不起老哥哥啊!当初买保险只是图个心安,没想到他这么早就走了,要不是我……”说完,他已是老泪纵横。

这话令鲁清华心里五味杂陈,万分后悔,要是当初没让父亲开这个口,悲剧就不会发生了,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没来得及举报黄海军白吃十年不付账……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3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