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清风廉政征文范文四篇(微小说)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夏桐 发布时间:2020/9/3

清风廉政征文范文四篇(微小说)

下面是文秘网的小编为各位收集的清风廉政征文范文四篇(微小说),请您参阅!如您需要符合您实际要求的,那么您可以点击网页两侧的QQ:4000121855和在线客服,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哦!

【篇一】

“小刘小张,今天查账有什么收获吗?”月初,老雷作为县委巡察组组长带领几个组员到炆头镇开展巡察。按照任务分工,这几天正安排小刘小张在查财政所的账目。

“目前还没什么头绪。”见雷组长问起,小刘恹恹地答道。

“我也没发现什么明显的问题。”小张静默一阵,似乎想到了什么事情,又开口道:“雷组,一般财政所人员配置是多少人?”

“一般是3—5人。”老雷答道。

“是嘛,我好像看到前几年所里领补贴的人员不止这么几人?”小张不是很确定地说道。

“小张,你马上把觉得有疑点的账目翻出来。小刘,你把这几年所里的人员花名册找来,我们一起对对。”老雷一听,觉得事有蹊跷,立即交代了一番。

小刘小张见老雷神色有变,立即翻出账目和名册,三人便认真地比对了起来。

“雷组,您看,这是2016年所里的一份发放补贴名单,里面有7人签字领了补助。还有这份2017年的有8人领了。”小张很快就找了几份有疑点的账目出来,一一指给老雷和小刘看。

“奇怪,这两年的花名册中并没有张三、李四、王五三人的相关信息,前几年的名册倒是有他们仨的名字。”小刘瞟了一眼账目,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几份花名册,疑惑地望向老雷。

老雷翻了翻前些年的花名册,这三人的名字果然有登记,细细查看,赫然发现三人“身份”一栏都写着“临聘”一词。有多年巡察经验的老雷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猜想,为了证实所想,老雷凝了凝神,然后道:“小刘小张,你们依照名册上提供的电话号码,明天联系下这三人,了解下他们这几年到底有没有领补贴?”

第二天午后,小刘小张在下榻的宾馆里向老雷汇报着昨天交代的事项。

“雷组,张三的电话显示已停机。”小刘摊了摊手道。

“李四的电话倒是通的,就是一直没人接。王五接了电话,起初有些回避,后来通过做工作,才说明了情况。”小张顿了顿,接着说道:“2015年,王五在财政所上了几个月班,领了那几个月的补贴,离职后便没有再领过。”

“小张,录音了吗?”雷组听了小张所述,眼中闪过一道冷厉的光,急急问道。

“雷组,那是自然!”小张狡黠一笑。

“做得漂亮!明天我们找所内工作人员谈话。李四的电话继续打,打到他接听为止。”事情渐渐明朗,老雷紧蹙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后期,巡察组又通过资料比对、核实信息、搜集证据,在各方铁一般的事实面前,该财政所所长终于供认了自己伙同报账员利用已离职临时工的名义,通过发放补贴套取资金的违纪问题。最后,两人均受到了相应党纪政纪处分。

【篇二】

“辖区各社区居民:今年的低保可以申请了,请符合条件的居民抓紧把申请资料填好交到社区民政办……”面对社区公示栏上张贴的申请低保的通知,居民吴小春却闷闷不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原来去年,吴小春与居住在同一个小区的黄志勇递交了低保申请书,可结果是一家欢喜一家愁,与他家条件差不多的黄志勇家吃了低保,他的申请却石沉大海,没了下文。

虽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吴小春想吃低保的想法却一刻没有消停过,毕竟一年3000多元的低保金还是能解决不少实际生活困难的,不甘心的吴小春决定今年继续向社区递交低保申请,可去年的境遇让他心里没底,左思右想直犯嘀咕……

“黄志勇和我家条件差不多,他咋就能办成呢?”想到这里,吴小春一脸不决定去黄志勇家串串门,想从他那里探出点什么路子来。

当天吃过晚饭,他就急急放下碗筷,手提白酒,怀揣香烟去找黄志勇。

到了黄志勇家,两人边喝边聊,几杯白酒下肚,都有了些醉意,话自然也多了起来,聊着聊着就说到底保了……

“不是我说你,你也太死脑筋了,要想办成事你得找对人。”说到底保,黄志勇很是自豪。

“那找谁才管用呢?”

“在社区,那不得找社区书记呀;在街道,就得找民政办主任呀!”

“我和社区书记是老乡,和民政办主任又是同学,这关系要办低保不是他们一句话啊。”

“光有这层关系还不行,求人办事,你还得要学会感恩。”

一语惊醒梦中人,原来他能吃上低保是因为有了社区书记的“关照”,黄志勇的“点拨”让吴小春心里有数了。

事不宜迟,第二天晚上,吴小春拎着准备好的东西,借着夜色,径直向社区书记李强家走去。

“李书记,您看我上次到社区申请低保的事儿……”

“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要按程序申报,要通过集体研究,我尽量帮忙,你回家等消息吧。”吴小春话刚出口,李书记就心领神会。

有了李书记的承诺,吴小春撂下东西,起身告辞,吹着小调,兴奋的像是已吃上了低保……

过了几日,社区召开低保评议会,研究推荐低保对象问题,尽管有不同意见,在社区书记李强的提议下,吴小春最终还是被确定为低保对象上报了街道民政办。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随着低保审批制度审核收紧,吴小春的低保申请在严密的审查中被刷了下来,吴小春又没能吃上低保。

“东西送了,事没办成,我不能吃这哑巴亏!”于是吴小春越想越气,一怒之下向区纪委监委寄了一封举报信。

没过几天,区纪委监委派人进驻社区调查核实情况,查实了社区书记李强在办理低保过程中,优亲厚友、索拿卡要、雁过拔毛、收受贿赂的违纪违法事实,街道党工委对李强作出了相应违纪处理,并撤销了李强社区书记的职务。随后不久,在社区许多像黄志勇家这样不符合低保条件的低保户在这次低保专项核查整治中也被取消了。

看着社区公示栏上定期公开的有关居民低保名单的公示,虽说自己没有吃上低保,但吴小春此时的心里却舒畅多了……

【篇三】

**是**县市场监督管理局食品行政审批科的科长,人长得膘肥体壮,长期患有高血压,同事暗地里叫他“曾肥肥”。

这天,“曾肥肥”有点坐立不安。

上午,局里开了全体干部职工会,局长在会上强调,眼看就要过节了,全局人员一定要增强廉洁意识,不该吃的坚决不能吃,不该收的坚决不能收,不该去的地方坚决不能去,严格遵守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可这刚散会,**就收到了纪委发来的一封函询通知书,要求对上周六晚上与他人聚餐的问题作出说明。

“怎么回事?是被暗访组发现的还是有人告的状?到底是谁要跟我过不去?”**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由得一阵阵烦躁。那天晚上的聚餐,就是几个关系比较好的私人老板,去的也是很隐蔽的农家乐,照理来说不会有问题啊!更让他恼火的是,这封函询信还给局长抄送了一份。想到这里,**的血压蹭蹭蹭地就往上升。

“曾科长,您在吗?”**正想着怎么应对,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收回思绪。

“曾科长,局长叫你去他办公室一趟。”来人是办公室的小刘,据说是局长的远房亲戚。

“哦,好,我知道了。”**愣了一下,随即应声道。

小刘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手里的函询通知书,然后退了出去。

**定了定神,把函询通知书揉成一团扔进抽屉里,然后起身慢慢地向局长办公室走去。

局长办公室门敞开着,局长正襟危坐在办公桌旁看文件。**敲了敲门。

“来来来,坐。”局长抬了抬头,招呼道。

**诚惶诚恐地在局长对面坐下来,一眼看到了桌面上那张白纸黑字的通知书。

“这个函询通知书你也收到了吧?”局长拿起桌上的通知书在**面前扬了扬。

“嗯嗯……”**连连点头。

“你也是个老党员干部了,相信你的政治觉悟也是很高的,面对组织函询,要端正态度,积极配合,实事求是地说明问题……”

后面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直到局长的大道理说完了,要他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才回过神来。

“局长,这上面说的吃饭的事儿是有,但我是和几个朋友吃饭,纯属私人聚会,一分没花公家的钱……”

“好好好,那就好。别把事弄大了就成!”不待**说完,局长就不耐烦地打断了他,“你认真写说明材料,把问题跟纪委说清楚就行。”

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心里直骂娘,“老东西,还跟我扯什么大道理,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些老板吃过的饭比我还多,红包收的比谁都欢,怎么轮到我就这么倒霉了……”这么想着,心里越发感到愤愤不平。

可是抱怨归抱怨,纪委这一关怎么过,他们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感觉血压又上来了。

下班回到家,**把函询的事情告诉了妻子。那天吃饭的事情,妻子是知道的,那几个老板,妻子以前也和他们打过交道,无非就是想通过走夫人路线让**在行政审批的时候给予关照。**同妻子磨磨唧唧细细琢磨了一个晚上,最后达成一致意见:瞒天过海。

“俗话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估计纪委也没有掌握什么过硬的证据,发个函问问而已,你不承认他们也没有办法……”妻子安慰到。

“嗯,没错!再说那天和几个老板吃饭,他们也没请托我什么事,就是个便饭,能严重到哪里去?”想到这,**豁然开朗,底气十足的写了说明材料,第二天亲自送到了纪委。

几天后,**被请到了纪委谈话室。

“你看看这些照片……”纪委工作人员把几张照片扔在**面前。

“这……”**一看顿时傻了眼。照片上酒足饭饱的**正洋洋得意地笑纳李老板献上的红包。

“我……我……”**感觉舌头转不过弯。血压蹭蹭蹭地又上来了。

半个月后,**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科长职务也被免了。办公室小刘春风得意地接替了科长一职。

接到处分决定书的那一刻,**的血压反而不高了。

【篇四】

一向讲原则的老迈,终于耐不住给老同事小王打了个电话。

退休十余年了,老迈和老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每天茶余饭饱、种花种草,他就觉得挺好。可谁曾想,孙儿顺子这次回来竟打断了这悠然自得的日子。

屋外风和日丽,微风吹进屋子,温柔地抚摸着屋里的一切。往常,每每遇上这样可人的天气,老伴都会笑嘻嘻地拉着老迈的手到屋外散步,可是今天老伴却没什么好脸色。

“顺子小时候看戏,每次他都跟着你坐最后一排,你总说文化局局长的家属要当表率,要把看戏的好位置留别人……我的孙儿顺子是一路跟着你委屈大的!”她双手撑着腰,头昂着,胸挺着,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眼睛里充满了“凶光”,她用一种恨极了的眼神看着老迈,吼道:“哼!我不管,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问小王要一张戏票来!反正你早就退休了,退休了就不要再那么一本正经!”

原来,今天一大早,老伴接到孙儿顺子电话,得知顺子作为北海剧团里最年轻的演员要来家乡参加“送话剧到港兴”文艺汇演,面对老伴提出的打招呼要戏票的要求,老迈不知如何是好。

老迈一辈子都最讲原则,他从一个普通干部成长到港兴县文化局局长,每走一步,都践行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革命信仰,工作中他总是做表率讲担当。这个电话,对于习惯了讲原则的老迈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事。

老迈在屋里走来走去,他把手机从上衣兜里慢慢摸出来,又慢慢放了回去,又慢慢摸出来,又慢慢放了回去........

老伴怒吼的声音越来越大:“跟着你这个没出息的胆小鬼,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哼!你不打,那你把手机递给我!我来打!”

“你打什么嘛,你打不合适,我来打就是了。我这不是还没查找到小王电话嘛!”老迈涨红着脸,他慢慢吞吞地翻看着手机里的电话薄,终于查找到了小王的电话,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

“小王啊,我是迈其东啊,听说今晚有个文艺汇演,是吗?在哪里买票?可以告诉我吗?”老迈说道。

“不需要买票啊!”老同事小王说。

“那不行啊,我要买票啊。”老迈坚持说道。

“真的不需要买票啊。迈局啊,你就直接来啊,我今晚在戏场这等你吧,你来了电话我吧,我也一直都会在啊,我就在我旁边给你留个位置吧。”老同事小王说道。

“不不不,你千万不要给我留位置,你事情多,你忙啊,我不打扰你了……”老迈的脸更加涨得通红,不知怎么的就慢慢把电话给挂了……

就这样,电话里老迈对着老同事小王支支吾吾了半天,怎么都不好意思开口直接问小王要戏票。

挂了电话后,老迈低着头,一个人看着报纸,他把报纸举得老高,把整个脸都遮住了……

老伴看到老迈一副“拉不下脸面求人”的样子,气不打一出来,本想发火,但又欲言又止了,她一句话也没说,转身拿起水壶到院子里浇花去了。也许,她早就预料到老迈是不会求人“开绿灯”的,她一辈子跟着“不求人”的老迈,也早就习惯了老迈的“胆小”……

“哎呀,昨天晚上的文艺汇演啊,可热闹了!”第二天,邻居金老师兴匆匆跑到老迈家里,拉着老伴的手,高兴且激动地说到:“你家顺子啊,是主角啊,演得好!演得真好!好多人找他签名啊,合影啊,也都知道他是咱港兴人啊,但是人太多了,我也挤不进去。所以,也没和顺子搭上话……”

老伴疑惑问道:“挤不进去?不是按照戏票的位置对号入座吗?”

金老师笑着说:“哪有啊,露天演出,不要戏票!”

顿时,老迈望了一眼老伴,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91wenmi.com/wenmi/yanjiang/zhengwenyanjiang/343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