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七一我的入党故事精选5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念秋 发布时间:2020/6/27

七一我的入党故事精选5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写作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1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

【篇一】

7月1日是党的生日,作为一名党员,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真心为我们伟大的党感到骄傲、自豪,同时,这也让我想起了自己入党的点点滴滴,想起了面对鲜艳的党旗立下誓言,那一刻,对我来说是神圣而难忘的经历。

“马东升、穆江、关娟婷、关攀……”大学入党时的投票选举时刻至今仍记忆犹新。想起入党,注定与入警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我的大学是在警校度过的,这个不同于地方大学院校的半军事化学习生活注定让我们与众不同,因为我们是预备警察,是要穿上警服的一群人。

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怀揣着自己的“初心”,“为什么想做警察”的问话也时常拷问着我们渐渐成熟的内心,“从小就喜欢警察”、“那身警服很帅”所有的这些小心思我也都曾有过,然而似乎只有入党宣言的那一刻最让我刻骨铭心、终身难忘,我想,那就是对正义、对理想的执着与渴望。

于是,一如日出日落,20岁最好的我们开始重复看似单调的学生生活,较早有了大局意识、集体意识,并时刻关心着国家大事,在被别人调侃为“洗脑”的时光中,我们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身边榜样的力量,沈钦瑞连队、任长霞精神,感染、鼓舞、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渐渐走出校门的我。

入警后的我,明显褪去了青涩与稚嫩,那是党的光辉照我身的心灵洗涤,特警、内勤、宣传更是不同岗位对自己历练的现实写照。入警7年,有过迷茫,有过彷徨,然而身边更真、更近的榜样力量深深影响着我,默默无闻、脚踏实地、甘于奉献、无私忘我,这些品质时刻感动着我;闫少华、刘华伟、韩成……他们的青春书写着忠诚与奉献,平凡可贵的灵魂镌刻着不变的入党誓言。

这个夏天,随着“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热潮的推进,我对党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重温入党誓言又成为吹响新征程的号角,感召着心怀梦想、不忘“初心”的一代又一代“青春年代”,朝着既定的革命理想出发!出发!

【篇二】

宋代开国宰相赵普曾经标榜说,自己是用半部《论语》治天下。《论语》作为“四书五经”之首,是2000多年来统治中华民族社会思想的儒家经典,它所记载的虽然只是孔夫子从生活中演绎出来的为人处世经验和他对弟子的教导,但含有极其丰富的哲理和古圣先贤的智慧。其中许多经典的词句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警世格言。作为儒家正统学说统治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不管你读过还是未读过,是资深博士还是贩夫走卒,都会自然不自然地以其标准和教导作为约束自己行为的准则。特别是正统的、不去追名逐利的知识分子,更是奉为立身处世的标本。

“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一个人一生不可无傲骨,但不可有傲气。小人之骄,骄傲的是外在的气,君子之骄,骄傲的是内心的风骨。这骄傲的风骨,在孔老夫子是视为经典,我之所以要写一点《论语》,发一通感慨,不是无的放矢,而是有感而发,因为这骄傲的风骨,如影随行似地伴随我一生,兴衰荣辱,难以自拔。在我入党的问题上,也因此碰到些麻烦。

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从xx师院毕业后,第一站到盐城工学院,后来到家乡的东台县富安中学。文化大革命中的1969年,下放到富安公社通余大队的一个只有4个教师80个学生的学校。我在家乡工作的几年中,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与当地的居委会没有什么从属关系,再加上知识分子的天生傲骨,也很少与居委会干部往来。文革前的居委会都是阶级斗争观念极强的干部,有他们心里的成见,一直是视我们这些教师为专政对象。

1970年,我在通余大队学校,为响应“复课闹革命”的号召,为适应当时的教育改革,上了一堂别开生面的公开课:一堂在全县也少见的文化课。这堂课无论从教学时间上(三节连上),教学内容上(物理、数学、作文三种课),教学人员上(有贫下中农讲师团协讲),听课人数上(全公社教师和听到消息的外公社教师,以及好奇来凑热闹的农民上千人),教学地点上(刚割完稻子,还散发着稻香的稻田里),教学效果上(课后各级的高度评价),都是那个极左年代的优秀产物。如果说给现在的教师听,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现在看来,不管好与坏,这就是历史,是那个特殊年代的特殊教育史。

这堂课也充分显现了我的教学特点和教学艺术,县教革组认为我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一纸调令把我调进省、地、县三级试点的红光学校。红光学校是“光明日报”头版满版介绍的学校,是省教育厅发文要全省学校学习的学校,是盐城地区全区召开教育现场会的学校,是每天车水马龙接待无数参观者的学校。基于这些特点,学校蹲点人员多,改革新事多,发表文章多,有能力,有水平,有干劲,就很容易出成绩,出效果。我的适应能力,我的工作业绩,我的人格品德,很快得到各级领导和蹲点组的认可。1974年,我被宣布担任学校教革组组长(教导主任),1976年被任命为学校革委会副主任(副校长),1977年任命为校长。

我被提职是一帆风顺,但在入党问题上却遇到麻烦,这个麻烦并不是我个人的麻烦,而是时代的麻烦,有必要记录下来,也是一个时代的烙印,让现在申请入党的朋友了解几十年前,在这一领域的落后、愚昧和可笑的规则。1976年,我已担任了副校长,校长是陈星明同志,此人是本地人,忠诚,勤恳,办事一丝不苟。在工作上我们是正、副职的关系,当然接触较多,他对我的品德、人格还是相当了解的,他点拨我说,现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了,根据你的实绩和能力,在教育岗位上一定会做出更大的成绩,你应该打报告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语言,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从我有记忆时候起的几十年中间,我一直把自己当作社会的弃儿。此时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极“左”思潮,阶级斗争,还是笼罩在知识分子头上的阴影。工农出身,纯无产阶级才有资格入党,像我们这种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更是不敢奢望。但是经过陈校长的多次开导,我就鼓足勇气打了报告,在党支部会上没有分歧,一致通过,列为发展对象。

那时发展党员对本人出身等家庭背景,要求相当严格,不是开明的陈校长,我的入党起码要推迟好多年。陈校长亲自到我家乡外调,据说,前后去了有好多趟。十分刁难的是家乡居委会主任,居委会是最基层一级,这个关还就得过,否则,镇政府不盖章。陈校长说明来意后,他什么都不听,就一句话:“此人根本不能入党。”“为什么?”“不知道。”就是不同意。他说不出什么理由,实际上我知道,我在前面也说过了,在他的眼中,建国以来,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中,我们这些人就是共产党专政的对象,就是坏人,坏人怎么可以入党?这不是混淆了阶级路线是什么?这种潜台词,又怎么能说出口。这陈校长脾气特好,说话慢言慢语,向他介绍了我在红光的现状和当地人民群众和政府对我的评价。他还有一股韧劲,始终抓住一句话,你说不同意,不行,总要说出个理由来。说不出理由,这个章你还非得盖不可!一次,两次,三次。软磨硬缠,这位主任只好说了句大实话:“这个人太老相,每次回来,都不到居委会来看看。”陈校长明白了,回校指点我,对这种人,无法可依,你回去送点礼,拜访一下,领他一个人情。根据我的性格,就受不了这种人的气,但黄不起校长的面子,人家也是为我好。我只好花了几块钱,买了几斤干蛏,用报纸一包,送上府门,陈校长再去一趟,二话不讲,居委会的章盖上了。这一关一过,其他都顺风顺水,一路畅通,在公社党委通过时,除抓文教的书记介绍我的情况外,其他人都不了解情况,不可能投反对票,一次通过。1978年1月,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在粉碎“四人帮”后的一年多,“两个凡是”还笼罩着各条战线,我这样的知识分子就入党了,恐怕也是少有的。我的入党,为我们弟兄姐妹五人后来的入党铺平了道路,在不长的几年里,他们都先后入了党,我的两个儿子也分别在单位入了党。

我后来也当了多年的党支部书记,在我手上入党的教师有几十人,我是只看本人现实表现,不去注意那些家庭背景。时代不同了,阶级斗争天天讲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党的任务决定了对党员素质的要求,让更多的积极投身于“四化”建设的优秀人才,加入到党的组织中来,才能为实现祖国的繁荣富强,而增加党的新鲜力量。

【篇三】

2001年12月,怀揣着入党、留队的梦想,我参军入伍了。到部队后,为了实现理想,我大小工作抢着干,学理论,练体能,不怕吃苦自觉加压,不断提升军政素质。入伍的第二年的时候我向组织递交了我的第一份入党申请,指导员与我谈话,他说,“思想上要求进步是很好的表现,但要正确面对组织的考验,要端正入党动机。”自此,我为了接受组织的考验,更是卯足劲儿地干工作、学理论,时时处处按照政治上合格、军事上过硬、任务完成好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

每当我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跑步上气不接下气、身心俱疲的时候,有着多年党龄的老班长便会在我耳边唠叨“你们看到部队机关办公楼的了五句话没有”,在部队要做到“政治合格、军事过硬、作风优良、纪律严明、保障有力”,只有良好的身体素质,才能听从党的号召,没有良好的素质怎么能保卫祖国的边界,身为一名军人哪怕掉皮掉肉都不能掉队,老班长的话支撑着我一次次从几近绝望的训练中再次站了起来。老班长训练中严格要求,生活中却是一副热心肠,帮助战友们解决了很多实际困难,我想这大概就是一名共产党员该有的样子。于是在老班长的感染之下,我便再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2005年11月,我成为中共预备党员,2006年11月成为了一名中共正式党员。

我于20xx年转业到红花岗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工作,从一名军人向安全监管干部的转变。不知不觉,转业已有5年了。5年来,自己作为一名党员,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了一些问题和困惑。党员到底是什么?追求是什么目的是什么?共产党员做好事不求回报,只是为了燃烧自己照亮他人。世界上有将近一万个政党,我感觉没有一个政党的信念和追求能与共产党相比。

所以,身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员是多么高尚和自豪。我认为实现思想上的入党才是真正的入党。当然,共产党员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但党员身上都有值得大家学习的地方。几年来,我常把自己设身处地的与身边的先进典型相比,自己感觉我的入党故事仍旧在路上。实现行动上的入党和思想上的入党是需要有一辈子的时间践行。最后用句结束我的汇报——有可能我们没有最终成为想要成为的那个人,但一定会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篇四】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小学一年级,语文老师就教会了我们这首歌。那是我第一次听到共产党,当时觉得“共产党”是一个伟大、神圣而又遥不可及的存在,因为我们家没有共产党员,也不知道村支书是共产党员。

初中时,我第一批递交了入团申请书,当时跟我教书的三舅写信说这件事的时候,他告诉我要“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结果,同年级第一批入团的学生里真的没有我,有点失落,于是奋发、努力,终于如愿加入了共青团,我觉得很光荣。

2001年,我进入南京农业大学读书,那时班里只有一名党员,于是他成了我们的班长。班长能力很强,能说会道、组织力强、待人好,在同学中也很有威信。那时的我,基本只有会考试一个优点。于是,第一个学期,我考了全班第一,第二个学期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并很快成为发展对象,大二的第一个学期,我被党组织吸收为预备党员,一年后转为正式党员。我觉得很光荣。

这就是我的入党故事,和平年代,一个热爱学习的大学生的入党故事。既不惊心动魄,也不感人至深。但铭心刻骨。从入党宣誓的那一刻起,我不再是一个毛头小子、一个书呆子,而是有了组织、有了信仰、有了责任和使命,献身国家“三农”事业成为我的终身追求。于是我更加努力学习,读研究生,攻博士学位,我深知,为人民服务不能光有态度,更要有本领,唯此才能始终代表中国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代表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今天,我已经是一名有着近16年党龄的“老党员”。回顾自己的入党过程,仍然会有些许激动;回望自己的入党动机,发觉赤心仍在。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把农民的收获作为一生的执着追求,把农业的兴旺作为毕生的奋斗目标,唯此,我才觉无愧于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无愧于自己。

【篇五】

我是在部队里入的党。那一段经历还是值得回忆的。

1976年我高中毕业回乡务农,11月开始征兵。我抱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第一时间报名应征。经过体检、政审合格,我被批准光荣入伍。

1977年1月,我踏上了兵役征途,上了火车就只知道一路向北开。1月7号到达内蒙,那时正值隆冬,北方的气候非常寒冷。

刚到新兵连,就开始了高强度的新兵训练,练队列、练射击、练投弹、练过障碍,条件十分艰苦。在零下20多度的环境下练队列,在冰天雪地里练射击。投弹开始我只能投20米不到,为了提高投弹水平,我每天凌晨起床,增加训练强度,偷偷地自己练习。到考试时,我投到了38米。通过努力,我各科目训练成绩都达到了良好以上。

下连队时,我被安排到我们所在团的二营六连一排一班。当时正遇部队里掀起学习南京军区硬骨头六连的热潮。团里的急难险重任务一般都下达到我们连。而我又在一排一班,专啃施工过程中的硬骨头。

说实在话,我刚到部队的时候,也没有多么高大的理想,只想在部队好好干,能当一个好兵,能入个党,等退伍时也能面对父老乡亲,好对父母有个交代。所以我下连队不久就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然后,我就围绕着早日加入党组织的目标,拼命地工作,努力地学习,开山洞、修工事、筑战壕,样样工作抢着干,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克服了施工环境差、劳动强度大等各种困难,以《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为榜样,埋头苦干,较好地完成了各阶段的施工任务。在挖坑道和采石场施工过程中,每天施工结束前都要放炮,以准备第二天的活。装炮、点炮是一天中最危险的工作,都要让其他战友撤离工作面以后才能进行。对于这样危险的工作,我一直以一名党员的标准抢着做,坚持把平安让给他人,把危险留给自己。炮手既要沉着冷静地装火药,又要在快速点完每一炮后迅速地撤离,不能往山下跑,而是要往山上跑,否则爆炸引起的落石会带来生命危险。在一天工作下来非常累的情况下,拼命地往山上跑,真是每一天都在挑战生命的极限,我坚持下来了。

到仓库后,我不负部队首长的期望,虚心向仓库班的老战友学习,努力钻研仓库管理知识,熟练掌握每一种器材的名称、型号、库房存放的位置。不到三个月我就能在蒙眼和夜间不开灯的情况下,精准地发放各类施工器材。我还趁工作间隙,亲自到施工工地,负责回收多余的施工器材,每年为国家节约几十万的施工器材。我在管理仓库中的表现同样得到了部队首长的一致认可。在1979年4月部队党组织批准了我的入党申请,我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退伍后,我始终坚持用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党的理想和宗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努力为党工作。

1980年五月我到xx第二水泥厂工作,1982年任厂团支部书记,1984年任厂保卫科长,多年被市公安局评为先进保卫干部。1989年任厂长助理,1992年三月任厂党支部副书记,开始负责厂里的党务和人事工作。1997年因工厂遭兼并破产,我下岗回村,1999年六月到解放村委工作,2002年上半年起担任村委会主任,一干就是五届十五年,临近退休还兼任村党总支书记。现在我虽已退休,但我始终珍视自己的党员身份,只要村里有需要,还是随叫随到,积极支持村里的工作,发挥余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