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5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念秋 发布时间:2019-8-3

我和我的祖国征文5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写作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1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

【篇一】

我生于1944年,几十年与祖国风雨同行,家国情怀始终萦绕在心头。

一首童谣。旧社会苦不堪言,最苦的是,童年跟着大人躲兵荒。我家离汉川城只1公里。日寇投降前疯狂至极,常进村抢粮捉鸡,侮辱妇女。白天鬼子进村,我们只得躲进庄稼地。晚上鬼子不停放黑枪,流弹常常打死人。我们不敢上床睡,只能席地而卧。刚赶走鬼子兵,反动派又发动内战。那时,解放军动员青年参军,伯父编了一首童谣让我唱:“加入解放军,穷人要翻身。赶走日本鬼,再灭土匪军。”小小的我在村头吟唱,妈妈听到歌声,连忙揪住我的耳朵往家里拉,“你这个小鬼,不要命了!”伯父连忙出来解围,叮嘱我在没有敌人的时候唱。

一篇作文。1964年我参加高考,作文题是阅读《干菜的故事》,写一篇读后感。山东东明县当年2月发生灾荒,非灾区在运送干菜支援灾区时,很多地方的群众自发地把面粉、猪肉、慰问信打进干菜包。回想24年前该县同样发生灾荒,农田颗粒无收,干菜价格飞涨。狠心的地主把霉烂的地瓜干掺沙子,以此向农民放高利贷,害得不少人家破人亡。我以《灾害无情党有情》为题,一腔真情流于笔端:新旧社会两重天,我的家乡也曾见。辛未年(1931年),发大水,村里走出逃荒队。耳闻饥冻声,眼角泪雨飞。不知多少人,饥寒交迫成新鬼。甲午年(1954年),又淹水。救济粮,不断炊。寒衣被,暖心扉。赈灾纺线织鱼网,拿到集市换钱归。走进村里挨户问,没有饿死一个人。灾后的几年,家乡连年夺丰收,我家带头交公粮,余钱购买国库券。妈妈教育我们:度过饥荒不忘党恩,丰收之年有灾区。作文写得好,心情舒畅,在其他科目也发挥得不错,我被武汉大学录取。

一顿年饭。大河有水小河满,家运随着国运兴。没有强大的祖国,那有幸福的小家?家国情怀要传给后代。有一年大女儿出国,只有两个儿子陪我和老伴过年。每逢佳节倍思亲。这顿团年饭怎么吃?我提议:吟诗煮酒贺新春,得到全家赞同。该给远方的女儿说什么呢?我以诗联传情:“千里客乡遥望月,一条龙脉永连根。”“你是一只放飞的风筝,飞向那蓝天白云。风筝啊风筝,你可知道?天上的日月两轮,那是祖国母亲的眼睛。你飞得再高再远,风筝的线头,永在妈妈的手心。”在国内读大学的两个儿子,我激励他们学好知识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对于学医的大儿子,我送的对联是:“良方有价,良心无价;医术济民,医德亲民。”非典爆发那一年,他在首都医院进修。院方允许外地进修人员离京,但他坚守在京,投入非典抗击,工作出色。首都医院表扬信寄到他所在的医院。这一年,他光荣入党。次子进入军校,我送他一首励志诗:“始从今日着戎装,使命在肩常掂量。科技强军追远梦,书山有路登殿堂。”他学习成绩优异,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

【篇二】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首歌曲里唱的,在我身上真实地发生着。

一支笔,一块刻板,一张蜡纸,一架油印机,映着教师的责任与坚守。虽然现在教室已经配备了电脑、电子白板、空调、打印机、摄像机等先进教学设备,但对于上世纪80年代的教师们,粉笔、黑板、油印机则是他们最得心应手的教具。

我的妈妈这样告诉我,那时候给学生用蜡纸油墨印试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刻板一般由老师自己完成,从刻板到印刷全是手工。每到期中或者期末考试,老师们得提前把卷子内容刻到蜡纸上,然后用油印机一页页印出来。刻写过程需要十分小心,稍有一点闪失,就会把蜡纸戳破,印出的试卷便会落下一个黑点,影响了卷面效果。刻写蜡纸非常考验老师的基本功,需要用铁笔一笔一画进行,字体大小适中,印出来的字迹美观大方。

刻写很费时间,一份试卷最起码要两个多小时,在我的记忆中,有时候妈妈下了班也要刻,而我最喜欢待在旁边看着。我觉得好神奇,那锋利的铁笔一笔笔写在泛黄的、有小格子的蜡纸上,垫在下面的钢板发出呲呲的摩擦声。之后,妈妈让我帮忙油印翻纸,我可来劲了,结果却成了一个黑脸猫。就是这样,老师让学生有了复习练习的机会。一张张蜡纸上,写满了妈妈的教书生涯,写满“老师是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奉献精神。

教师的芳华延续在学生的青春里,永远不会老去。妈妈告诉我,虽然他们那个年代生活艰苦,但孩子们的心和老师紧紧相连。他们周末步行来我家,和妈妈一起聊天,妈妈请他们在家吃饭,我真心觉得这样好暖心啊!

后来,妈妈为了照顾体弱多病的我,在我6岁时决定全职在家,但至今走在街上还会被一些人叫住,问“韩老师好”,说着学生时代的一些趣事。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学老师,任岁月变迁仍被很多学生记得。每每和我介绍她的学生,妈妈都如数家珍。尽管妈妈已经不再做老师,但她对工作的认真和对孩子们的关爱却一直影响着我。

也许是因为妈妈的身影,把教师的形象勾画得既神圣又亲切,我认定教师是天底下最伟大、最有本领、最可亲的人。大学毕业以后,我一心要当一名教师。当我接到学校通知的那一刻,我兴奋不已,我的梦想实现了,我的教师生涯就要开始了。

现在的课堂上,师生互动性很强。为了让学生更直观理解教学内容,我会在课堂上使用PPT、云智能白板一体机等工具,这些已经成为课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样的课堂内容更为丰富,孩子们的学习热情也更高,多变的教学方法、无限的空间想象,使课堂变得生动活泼、教学也变得无限轻松。我充分利用网络工具,在家长群里上传每节课的课件,方便家长在家里对孩子进行知识的梳理和查漏补缺,让家长感受我的教育用心。

作为教师的女儿,我对教师这个职业有着更深层次的理解和诠释。时代在进步,教学理念在进步,但唯一不变的是教师世代相传的工匠精神,那是一种依靠积累、源于传承的精神力量。

【篇三】

那天,从学校驾车回家,快到城市地标时,对面高楼户外大屏上突然跳出“老师,您好”4个烫金的大字,我的心头不禁泛起一阵幸福的涟漪,欣慰和光荣像落在心底的两枚珍珠在不停地蹦跳。凝视中,我想起了我和祖国这些年的教育往事。

1978年9月的一个下午,暑气未消,阳光正烈。赣东山区一所名叫荷塘小学的三年级教室里,除了老师和学生,还坐着一个学龄前儿童。父母在生产队里忙着挣工分,我成了无人看管的孩子,跟着二姐一同上学。这样的读书生活,二姐苦苦坚持不到两个月,最终还是辍学在家,一边打猪草,一边负责照料我。

两年后我8岁,上了一年级,全校5个班只有6位老师。老师上课讲的全是家乡土话,有人偶尔冒出一两句普通话,大家都会捂着嘴偷笑他洋气。读到四年级,学校调来一位姓熊的新校长,填平了坑坑洼洼的操场,竖起了篮球架,装上了乒乓球桌,在学校四周栽了一圈梧桐树,还给我们带来了“你好”“对不起”“谢谢”许多听过却没说过的文明用语。

1988年,我读初中,秋季开学后第一次听说还有教师节。9月10日,我在期盼中迎来了新中国第4个教师节。那天有三件事让我记忆犹新,一是学校举行了一场教工篮球赛,我们数学老师带球过人,投了好几个漂亮的三分球;二是为教师节举办的征文比赛揭晓,我的一首讴歌教师的小诗获奖,被贴在学校公示板上,我的心被蜜汁浇灌了好长一段时间;三是当天下午工友从学校鱼塘捞了不少鱼,为晚上聚餐的老师做了一道好菜。那鱼汤的鲜、鱼肉的嫩,至今还在舌尖上蔓延。

1998年教师节,我收到一叠来自全国各地的明信片和小礼物。抚州师范专科毕业后,我从江西内地只身来到江海平原,做了一名初中教师。这些明信片,有留守赣东教书的同窗好友,有南下广东打拼的大学同学,更多的是我教的第一届初中毕业学生。有一件布艺玩偶最走心,一个成绩原本不错的女孩,却因偏科物理没考上高中,毕业后成了床上用品加工线上的一名绣花女。她心灵手巧,用手头上的零布料做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玩偶小猪寄给我。

2008年8月,我从乡下的一所初中考入城区。这一年,为了收看北京奥运会,我新购了一台50英寸的智能大彩电。这一年,我新添了一部轻巧的笔记本电脑,用它码字写文章,发表了30多篇散文和小说。这一年的9月10日,我和妻子手持两本褐色的教师资格证书用现款购买了一台新车,享受了更多优惠,这是我从教以来的最大惊喜。最让我欣慰的是,这一年,我将识字不多的二姐从赣东山区带到江海平原,谋到了一份她喜欢的工作,读到了她饱满而幸福的笑容。

2018年,我在城区已经打拼了10年,买了心仪已久的住房,评了高级教师,加入了南通市作家协会,还出版了一本散文集,教育行者的幸福指数日渐见高。“这是伟大祖国要让老师们在城市的高处荣光闪耀。”现在,每次欣然走过那座“亮灯”的城市地标建筑时,我的内心深处仍像当初那样涌出幸福和自豪。

【篇四】

我从师范学校毕业做一名教师,至今已过去20余年。这些记忆像烙印一般,深深地刻在脑海深处,挥之不去。

难抑内心的喜悦,我一路坐着破旧的绿皮汽车,来到了我的第一所工作学校,那是一个离家10多公里的地方。学校看来了年轻人,异常兴奋,为了照顾我生活,特意给安排了一个仓库当房间。

于是,我便开始了我的教书生涯,一本课本、一本教参、一支粉笔,除此之外,最高档的就是教学辅助工具——投影仪。可它的灯泡有一定的使用寿命,只能在大家听课的时候用。于是,黑板上被我写得密密麻麻,擦掉板书时粉尘漫天飞舞,直呛得人喉咙冒烟。

最难熬的还是晚上,学校分给我的那个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上世纪70年代的简陋人字架仓库,一开灯便是全部的光明,一熄灭世界仿佛沉寂了。头顶漆黑的瓦楞,老鼠肆无惮忌地在人字架上追逐玩乐,除了怒吼,我竟无可奈何。于是,我把所有的精神寄托在那台收音机上,几盘磁带不知反反复复听了多少遍。

一天晚上,磁带卡壳了,窗外是呼啸的北风,屋内是滴答的雨水敲击脸盆声,我突然感觉特别地无助。手里捏着只有637元的农行工资卡,倔强的我竟然没忍住积蓄几月的委屈,眼泪夺眶而出。难道十几年的寒窗苦读,换来的就是这样的工作吗?难道我的人生,就这样戛然而止吗?那夜,似乎格外地漫长。

回忆这段往事,我不禁眼角有点潮红,不忍思绪肆意回味。转瞬二十几年已逝,今天的教育工作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恢弘气势的教学楼,悠然静谧的校园,窗明几净的教室,现代化的一体机、多媒体,充满未来遐想的创客教室,带给学生无穷的乐趣与欢乐,引领着每一个学子去开辟自己的天地。

更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教师,早已改变了闭门造车的学习环境。记得2004年全国课改,义乌作为首批课改试点,教师最多只能坐车统一到上溪职校,听两个周末的电视视频培训。而如今,教师可以尽情享受丰富的教学改革成果,由特级教师现场给予释疑解惑,聆听欧美等发达国家的教育教学经验。学习是教师卓越成长的不竭动力,而学生可以尽情享受拓展课程、成长课程、人生规划课程。

今日的中国教育,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了。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每一位教师都是教育改革的亲历者、见证者、受益者。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教育工作者,你、我、他,每个人的肩上都承载着无数时代弄潮儿的期望。

此致,我的青春。

【篇五】

近日,我回老家探望年过八旬的老母亲时,突然想起应该到近两年未曾光顾过的、孩提时在那里度过4年读书生涯的村小母校去瞧瞧。当我走进校门时,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的教学楼和楼前旗杆上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随之传来学子们琅琅的读书声,触景生情、不禁感慨万千,在我脑海记忆的深处回荡起母校的变化。

据村里的多名长辈说,虽然贫瘠、自然条件比较差,但村里文化氛围浓厚。我于上世纪60年代中叶入学,1963年8月,教室在史无前例的连续7天特大降雨中倒塌,之后重建并扩建为4间教室、两间教师宿舍、一间厨房,其他办学条件亦然。

进入70年代,除村里投资购置木制桌凳外,校舍依旧。村民们十分羡慕村里部分学生,他们凭着优秀的学习成绩成为国家公职人员或方方面面的建设人才。1977年国家高考制度恢复,村里又有学生考入中专或大学,成为国家干部和各行各业人才。因此,村民们都非常重视对孩子的教育培养,不惜砸锅卖铁甚至债台高筑,也要供给有培养前途的儿女上学。

步入80年代后期的改革开放时,村干部为了改善村小办学条件多方筹措资金,建成6间水泥、钢筋、砖结构的教室,并配有教师办公室、宿舍,还增加了五、六年级。

当历史的车轮隆隆地驶入21世纪时,国家投巨资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教学楼,8间配备有变频空调的标准教室,并配有教师办公室、宿舍、仪器室、实验室、图书室等。土台子、破房子永远成为了历史。

岁月如梭,转眼已近七十载。回首过去,母校在悠悠发展过程中取得了辉煌成就。在时代的步伐跨入新世纪以后,母校与全国各地其他农村中小学一样,也面临着城镇化进程中广大人民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更高追求和生源日趋减少的困惑。如今,党中央、国务院及地方各级党委、政府对乡村教育给予厚爱,采取特岗计划、培训教师、增加教师津贴与经费等措施,生源正逐步回流。

忆往昔,峥嵘岁月……而今迈步从头越。愿母校在新世纪的伟大征途中,无所畏惧,奋勇直前,再创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