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文秘网 > 演讲致辞 > 征文范文 > 正文

三八节优秀征文5篇

征文范文 相关范文 编辑:念秋 发布时间:2019-3-14

三八节优秀征文5篇

文秘网是专业的范文写作网站,每日更新大量热点文章。同时,我们有一支专业的写作团队,为客户提供高质量的原创文章定制服务。如果下面的范文没有合适的,您可以通过企业QQ:4000121855或者写作电话:400-012-1855联系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最优质的一对一服务

【篇一】

母亲今年六十六岁了,却依然精神矍铄,健步如飞,我和她走在一起,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是姐妹倆,不相信她有我这么大的女儿。岂不知,我还是老三,我还有哥哥姐姐。

母亲热爱文艺,年轻时是公社里的台柱子。在那个年代,一曲曲我们依然耳熟能详的“绣金匾”“山丹丹花开红艳艳”等红歌唱遍公社的每个村落。而他和父亲的爱情也产生在这个氛围里。经常是她在台上唱,父亲在台下听,陪着她一个村落一个村落的唱,唱完后再用一辆凤凰型28自行车一路有说有笑载她回家。回家后如果兴致不减,父亲还会用手风琴伴奏与母亲合上一曲。在我的印象中,母亲从来没有和父亲红过脸、拌过嘴,上善若水,柔能克刚,母亲总能用她的绕指柔牵绊着铮铮铁骨的父亲。他们相濡以沫,携手相伴,抚养三个子女长大成人,为两家四位老人养老送终。然而沉重的生活重担没有压倒父亲,与母亲一路走来他甘之如饴,而病魔却将父亲压倒了。父亲57岁时,被查出患了癌症。这对我们全家来讲简直是晴天霹雳,年轻的我们不知如何面对。而我们看似柔弱的母亲却用她刚强的肩膀挑起护理父亲的重任。她护送父亲去西安西京医院治病,经过手术,父亲的病情得以缓解,可是每月要到西安化疗一次。母亲拿出家中所有的积蓄来往奔波于中宁西安两地,寻医问药,救治父亲,那时的艰辛已不能用文字来叙述。可无论再苦、再难、再累,母亲从没有在父亲面前抱怨过。她精心护理父亲,在租住的旅馆里为父亲烹调营养可口的饭菜,为父亲读报,陪父亲聊天,缓解父亲病痛的痛苦。当医生告诉她无能为力,让她再别来了时,她强忍着晕过去的冲动,面带笑容陪着父亲走完最后一程,用她对爱情的忠诚与坚守,对家庭的责任和担当为他们的爱情划下圆满的句号。印证了老子“水利万物而不争”的思想,拥有着水之美德“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

在照顾父亲的过程中母亲的脊柱受到损害,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我们兄妹三人轮番照顾她。在父母的影响下,孝道已传承于我们心间,我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母亲、开解母亲,期盼着母亲走出失去父亲的痛苦中。然而最终却是伟大的母爱让母亲从轮椅中坐起,创造出医学的奇迹。她只有一个信念:我不能倒下,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们失去了父亲再失去母亲,我不能成为孩子们的拖累!她对着姐姐给她找来的视频做康复训练,重又捡起了她年轻时的爱好“中国功夫”-太极气功,练气养生,她脱离了轮椅,脱离了精神至酷,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斗志。退休后,她不仅自己跟着视频学太极拳、太极剑、莲花扇、养生杖,还带着社区退休的老人们一起学。现在她已获中国太极剑二级教练称号,她的团队因为团结友爱、剑术高超,常常参加各种比赛被宁夏体育局破格收入麾下,而她也被评为气功健身协会最美辅导员。经常有人问起,我会很骄傲的告诉他们我的母亲在带一个团队打太极。复旦大学陈果教授告诉我们,有这样一种幸福,会让你在顺境时去感恩,去撒播你的幸福给其他人;当你在逆境时节制自己的悲伤,尽可能在黑暗中发光。母亲尽可能让自己活成一束光,哪怕给周围的人带来一丝暖意。

母亲这种坚韧的性格,阳光的生活态度影响着我们,我们兄妹几个也一直这样生活,面对困难不放弃,热爱生活,热爱生命。

母亲有兄妹五人,父亲有兄妹四人,如此多的家庭和成员,然而无论是谁,都非常尊敬母亲,因为母亲对他们真的是亲如家人。母亲虽一介女流,但“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真实的写照了她。先不说她照顾四位老人的辛苦与艰辛,这对她来讲是孝字当先,义不容辞,尤其对待兄弟姐妹、侄儿侄女们她都给以无私的照顾与帮助,无论谁有难处她总是伸出援手。这家生病了没钱治病她尽其所能帮助筹集,那家家庭出现矛盾了,她问明原因帮忙调解。无形中她已成为两个家族中大事小事第一位想到的人了。而她自己却从不用事情来麻烦小辈。她说:“你们都有自己的小家,健康过好自己的生活我就非常高兴了,我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自己做了。”每当听到这些总令我惭愧不已,对父母的回报是何其少啊。

还有一件趣事也讲来听听。我母亲是一位“理财高手”,曾经在股市行情好时她买基金小赚了一笔钱,她说这是一笔意外之财,不能独自享用,她带着她的几位老姐妹做飞机、做轮船、做火车,去广东、珠海、三亚旅游了一趟,圆了她们老姐妹要海陆空出行旅游的心愿,老姐妹几个玩的开心而又满足。而她的这一慈善之举却无意间让她在股市行情不好时及早脱离股市损失减少。我可爱而善良的母亲啊!可真应了老子的话,以慈爱之心用于战争就会胜利,用于防守就能巩固。能够发挥慈爱之心的人,天也会来救助他、护卫他。

母亲所做的慈爱之举可以出一本书了,我们兄妹三人各自成家立业工作在不同的岗位上。受父母教化,我们孝敬长辈、爱护晚辈,兄妹友爱;工作中恪尽职守;做人堂堂正正,待人与人为善,我们可以底气十足拍着胸脯说“我本善良”。

母亲只有那个年代的初中文化,可她却身体力行践行着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上善若水”,“见素抱朴”,“上德若谷”。而她也是我们中国千千万万母亲中的一员,她们就这样一代代传递着我们中华民族的千年文明,我想所谓传承就是这般润物细无声的潜移默化吧!

【篇二】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母子女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午睡前,儿子拿着手机,听着公众号里的音频节目正在朗读龙应台的《目送》,正听着,他停了下来,若有所思的问我:“妈妈,每次我们去看奶奶,她都要从楼上下来,好几次车转弯了,她还站在那里,是不是就和散文中写的一样呢?”儿子的反问,让刚刚挂断母亲电话的我瞬间心里一酸,我慌乱的“嗯”了一声,忙扭过头,久久以来,深藏于心、不愿触及的那份爱,像肆意的洪水冲破脆弱的堤坝,泪水夺眶而出。

母亲是家中老大,那个时代提倡多生多育,身下的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让她早早就担起了老大的责任,没读过一天书、识过一个字,童年里当着小大人,少年时跟着外婆干农活、挣工分。听母亲说,刚嫁给父亲的时候,由于不识字,没少遭我奶奶的数落和低看。因为这样的遭遇,好强的母亲并没有屈服,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让她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到了中年以后,母亲的精干利落、智慧宽容,在父亲和她的家族中被大家公认。因为奶奶的看低,她知道其中滋味不好受,她常教育我要好好学习,要求我干什么都要有模有样,而年少时的我慢吞吞的性子和她的风风火火格格不入,柔柔弱弱的身体更是让她担忧,常常因为面和软了、衣服洗不干净,没少挨她数落。

年少的记忆虽然模糊,但母亲年轻时的严厉在我的记忆中零碎而又深刻。对母亲的畏惧,以至于青春期叛逆的我周末有段时间害怕回家,也会时常对她的严厉产生一丝厌恶,期望自己快点长大能够逃离,但日常中,她对我又是那么的无微不至。读初中时我住校,她怕我吃不饱,每周六晚上我们睡下了,她依旧忙碌着把盛放面头的大碗用旧衣服包裹严实,用手背试探炉面的温度,找到她认为合适温度的点后,用两只手把包裹的衣服紧紧捋展,拿砖块把多余的衣角压在离炉火最远的地方,每次做完后不放心,再用手试试炉面,生怕离远了温度低面不发酵,挨近了面头被烤熟、衣服被烧着。清晨,睡梦中的我们常常又被母亲生火的声音吵醒,在昏暗的灯光下,她用力地揉面、小心翼翼的放碱、一个个面团在她的巧手下飞舞,变成了大的、小的、圆的、三角形状的造型。母亲每次给我烙的馍都不一样,咸的、甜的、香豆味的…同时和馍最配的,还有那一瓶瓶辣椒味、黄豆味、肉沫味的蘸酱。周末下午,我都会带着香气扑鼻的充足口粮,在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中,骑着车飞奔着驶出她的视线,胜利大逃亡的喜悦以至于我从未回头看过身后的母亲。

那个深冬的下午,西北风呼啸着在天地间示威,母亲依旧像往常一样把我送到路口,我骑着车大约走了两公里,远远看见路边一条大黑狗正在觅食,打小见狗绕着走的我一个180度转弯,调转车头没了命的往家骑,内心的恐惧让我不敢回头,多想此刻有人路过,而这刚冒出的念头瞬间就被自己击碎了:这么冷谁会出来呢!落日的余晖中,一个黑影向我奔跑来,是母亲?对,是母亲。我跳下车子扑到了她的怀里,既委屈又开心的哭了。原来,我每次骑车走后,母亲都会在往来的车子中,追寻着我瘦小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四年的返校日,她的眼睛盯着我的身影,跟着我的车轮一圈一圈往前移,一直守护着我归校的路。每周送行,必备的馍和酱,不知抵挡了住校生活中多少次水煮白菜的饥饿,让同宿舍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直至多年后同学聚会,大家还感慨我带的蘸酱是多么的美味。在同学眼中,我有一个特别好的妈妈,但在我的内心小世界里,对母亲的严苛总是怀着偏见,执拗的不愿和她和解。尽管我知道她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我好,尽管我知道她牺牲太多睡眠时间只怕我住校饿肚子,尽管我知道…但倔强的我始终在心里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感,青春里不讳人事却不可一世的我,那些年是多么的可笑和幼稚。

一次,三姨拉着我的手聊起她的女儿,说表妹埋怨三姨只给儿子带孩子,却很少关心她的孩子。三姨一边数落表妹不懂事,一边夸我最体谅父母,很少给他们添麻烦。母亲劝慰着三姨,我赶紧借口起身去拿东西,强忍着在眼圈里打转的泪水。她哪里知道,给母亲撒娇,像孩子样在母亲面前提要求,于如今的我太难、太难…我对母亲的爱,是为她买衣买吃,怕她生病受气,却藏在心里不敢说句“我爱您”。

去年冬天,年过六旬的父母搬进了县城。每次我回自己小家,母亲还像在老宅子一样,扶着楼梯到楼下,站在车旁叮嘱这、安顿那,车发动了,我从后视镜里看到母亲站在原地,随着车开出的越来越远,她可能看不清楚了,将手搭在额头上,圈起一个小罩棚,就像望远镜一样聚拢着目光,我就侧看着,直到镜中那个影子变成一个点、越来越模糊…那双双眼已被岁月无情的刻刀刻下了深深地沟壑,但在她眼里,我依旧是个孩子,儿行千里母担忧,即便是回自己的小家,那双眼中饱含着多少我没读懂的牵挂和期盼。

就在刚才,她打来电话问我这周忙吗?我告诉她有点事,她忙说自己没啥事,忙了就别回去了,有时间多休息。其实我知道她想我了,但我只是“哦”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火葬场的炉门前,棺木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抽屉…我掠开雨湿了前额的头发,深深、深深的凝望,希望记得这最后一次的目送。”

手机中,朗诵者凝重低缓的语调打断了我的思绪。最后一次的目送…试问今生我和她还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被世间最伟大的母爱追随着、润泽着、疼爱着?每一次的翘首期盼中,她是否期待着下一次的归巢不会太久;期待着我像个温顺的孩子和她撒娇,依偎着她;期待着我放下手机多陪陪她,哪怕是坐在她身边听她唠叨家长里短…

“儿子,我们不睡午觉了,起床。”泪眼婆娑的我接过儿子手里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妈,我现在带孩子回家…”

【篇三】

我婆婆今年80多岁了,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湖北人,在湖北老家生活了60多年,却不知不觉跟着我们在北京生活了近20年了。当初因为我有了身孕,爱人就急急忙忙把公公婆婆接到北京照顾我。我与婆婆之间的“婆媳情、母女缘”就这样开始了。

我还依稀记得婆婆20年前刚来时的模样,脸胖胖的,很是富态,声音洪亮,极具穿透力。据爱人回忆,小时候婆婆常常一嗓子就能把兄弟姐妹几个从大村子东头喊回村子西头的家里吃饭。其实刚开始,我还是很担心公公婆婆的。一是担心他们操着地道的湖北方言,和周围的邻居无法交流;二是担心北京干燥而寒冷的气候,他们很难适应。没有想到的是,婆婆不仅很快适应了北京的生活,还和周围的邻居打成一片,充当了我们家的“外交家”身份。家里经常收到给女儿的小鞋子,还是费工费时手工做的针织鞋。原来,由于婆婆乐善好施、乐观爽朗的性格特点,结交了几个好姐妹,是她们送的。送东西是小事,邻里关系处得这么好,是我意料之外的。渐渐地,受到婆婆感染,原本性格较为内向不怎么爱说话的我也变得开朗起来,见着邻居也总爱聊上几句。我呢,从心底里也认可了婆婆的待人处事方式。这里给婆婆点个“赞”!

都说婆媳关系复杂,但对于我来说,却不存在这样的问题。由于我父母去世早,所以很自然地把婆婆当成了母亲对待。每每到了换季节的时候总想着给婆婆添置点什么,婆婆有严重的风湿病,所以也总想着给婆婆买一些保暖的衣物或者舒服的鞋袜等。这些小小的、不起眼的举动在婆婆眼中就成了了不起的行为,总人前人后地夸着。婆婆这种“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的做法,也使得她在孩子们的心中有极高的威望。

婆婆小时候由于受家庭的束缚,没有上过一天学,也认识不了几个字,每每说起这个婆婆总是懊悔莫及。到了北京带孙女的时候,经常拿起孙女的认字本,让孙女教自己认认字。我呢,也经常饶有兴致地教婆婆认字,不厌其烦地帮婆婆更正读音。时间一久,你还别说,常用的字认了不少,即使现在还记得许多,在看电视的时候尤其是看天气预报的时候,省会城市名称基本都认全了,这对于一辈子都没有学过认字的老人来说也实属不易了。

我们常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这个用在婆婆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婆婆的做饭手艺在家乡可算是出了名的,谁家办个喜事什么的,婆婆绝对是别人争抢的大厨。到了北京,每顿都变着花样给我们做好吃的。记得那时我们住在楼房拐角的地方,走到楼前的邻居每每闻到我家的饭菜香味,经常问“谁家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呢”。这时,我总是自豪地说,“是我家啊”。现在婆婆因为年纪大的缘故,已不常做饭了,可是全家人做了什么菜,都是以婆婆为榜样,做菜的人经常会问,“像不像奶奶做的?”婆婆的菜已成为我们的标杆,常常拿来对标用。

公婆来北京的20年,为我们解决了许多后顾之忧,尤其是在孩子很小的时候,我们也能很从容地出差。每每这个时候,我总想起我姐对我说的一句话,“你还真是有福之人,有个这么好的婆婆。”在婆婆身上,体现的不仅仅是中国广大母亲的勤劳、乐观,还体现了中国一个小家庭的幸福传承。我想我该做的,就是以母女之情来孝敬她老人家,让她安度幸福晚年。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国家富强,民族复兴,最终要体现在千千万万个家庭都幸福美满上”,我想我家也是这千千万万个家庭中的一员吧。

写到这里的时候,下午6点多,是在单位。这时电话铃声准时响了,是婆婆的电话,问我们下班了没有,说家里的饭好了。每天,我就是这样在暖暖的感觉中,结束一整天的工作。

【篇四】

母亲今年已经76岁了,养育了哥哥,我和弟弟,帮助哥哥成家立业,供养我和弟弟完成学业。她老人家大半生都在劳作,如今住进了县城,享受着晚年的幸福生活。

我是在最近才有点儿读懂母亲。我过去一直以为母亲太坚强,固执,不听儿女的劝说。我曾多少次不服她,和她对抗,如今觉得是自己错了,孝的真正内涵是顺,然而我是不理解她的心,才有了自己的知见。

母亲特坚强,身体不舒服,睡眠不好,脑袋疼了很久,她也不肯说,直到坚持不住了,她才肯住院打点滴治疗。得知消息的我赶到了家,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当我耐着性子听完她的述说后,我豁然觉得她的病已经好了一半。因为母亲是心病,担心的事多,属于思虑过度。母亲真的老了,她就像是一个孩子,在抓大人,只要看到她的孩子们,她的眼神都在跳动着会飞的光茫,我读懂她这一点有点迟了,因为我曾无数次地躲开她的闲言碎语,不耐烦惯了,蓦然间,我的泪水飞奔下来...有妈就有家在,正因为有她,我在这个世间作为女儿的身份还存在,感恩母亲把我带到人世间。

今年清明节,弟弟从北京回来了,母亲不顾大夫的劝阻早早地出院了,准备着弟弟爱吃的各种食品,早早地去早市,买回来一大包后又是蒸又是煮的,小时候的一幕幕在我眼前跳,看着她佝偻着身躯忙前忙后的,享受着老妈带给我们的欢愉。

勤俭是母亲一生最大的美德。她常给我讲自己十几岁就会做鞋,学做活,给弟妹们做衣物。嫁给了贫穷的老爸后,她更挨累了,作为民办教师的老爸家务活干得少,繁重的家务都压在母亲身上。没上过几天书的母亲,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让儿女念书。她所吃的苦是常人所想不到的:把刚孵出来不久的小鸡小鹅拿到山里去卖,又从山里多次往回运木板盖房子;家里养着鸡鸭鹅猪,上百个活物围着母亲讨食吃;秋忙时,她索性就在地里吃住,趁着月光儿割黄豆。

记得在我上中专的岁月中,她的牙齿早早地脱落了,头发过早地白了,没有母亲就没有我和弟弟的今天。如今,她依然保持着这种作风:用过的洗菜水不倒掉,用来冲洗厕所;去市场买菜净买打蔫的,她说电视播了这种菜毒素最小。她常说,“挣钱不容易,爹有妈有不如自己有,不能轻易浪费。”

母亲用一生的实践在教我们做人做事:当年爸爸的单位有一个名额,可以安排一个孩子读师范,爸爸把这个名额给了我伯父的儿子,因为他有一只手被磨米机粉碎了,如今这个堂兄在农村当老师,每月开4000多元,母亲大力支持父亲成就了这件事,帮助父亲尽了悌道,同时也圆满了慈道。

母亲深知人间的疾苦,常常帮助亲朋好友和左邻右舍。没识几个字的母亲经常去到哈尔滨或者绥化给老姨买药,因为老姨有精神疾病。她啥衣服都不舍得穿,只要老姨喜欢,她就让拿走。她还悉心照顾孤独一人的老舅,送吃送穿的。村里老闫家供3个孩子上学,夫妻两人都有病,母亲常去他家,前年给他们家送去5000元钱,告诉人家啥时有啥时候还。就在今年的年初,我才真正体会到母亲的心:因为在我们上学的困难岁月中,借钱供孩子上学太不容易了,母亲深知这种苦痛,她有一颗菩萨般的心肠,虽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她有一颗暖人的心。又有一次去外地磨米,看到那家的老人坐的炕特硌人,她回来就收集别人丢弃的海绵缝成垫,让送学生的司机转交给那位老人。母亲在身体力行,教我要多关心他人,圣人有句话:小舍小得,大舍大得,不舍不得。母亲用一生的付出换来晚年的幸福。

母亲的孝道没有圆满,是我最大的缺憾。谈起老人,母亲在四位老人中最亏欠姥爷的。因为爸爸没出生,我爷爷就去世了,奶奶和姥姥在我几岁时就离世了。唯独姥爷心疼母亲,帮助干了许多的活,一直在妈妈身边了,也不愿意回到舅舅家去。然而在我女儿一岁多需要人照顾的时候,妈妈放弃了家中的一切,把姥爷送回到舅舅家来帮我带孩子,直到姥爷突然病逝,妈妈的痛哭才让我明白:母亲今生最大的遗憾是我造成的,我欠母亲的太多太多,然而,女儿去年上大学了,母亲决定回老家,回到家乡,回到那么多亲人跟前时,我几乎要崩溃,我是决心要养她老的,但我没有真正理解老人的那颗只要付出不求回报的心,她反而来安慰我:“你还有公公婆婆,将来你女儿在哪里你就得跟她去,我回县城了,现在政策好,有病住院给报销,在你这里怎么整?”我无言以对,只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小蜘蛛,母亲是那个大蜘蛛,直到吸干她的最后一点血才肯离开。

母亲是我终生的老师,我过去没有孝她的身,更没有去孝她的心,只愿苍天能多给我点儿时间,让我能养她的志,愿她无疾而终到百年。

【篇五】

其实人这一辈子,不管你走多远,走多久,最忘不了的还是那个生命初动的地方,那个伫立着老屋的土地,就像一个印记,牢牢的印刻在心头。

那是给了我许多温馨回忆的地方。

即使岁月流逝渐远,光阴匆匆似水,而老屋依旧在风雨中,容纳着光阴里的故事,品味着人生这杯酒的浓烈酸涩,诉说着年华苍老的无奈忧愁。

“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站在时光的路口,我仿佛看见了记忆中的老屋,它有着如水般的温软、甜美与静谧。即使时光不曾对老屋留情,留下了锈迹斑斑,但打量着这一屋子的春秋,想着那些早已随风飘逝的平常小事,流转的思绪,如泉涌般。

经历岁月的淘洗,老屋显得那么沧桑,褶皱悄然印上了脸庞,不复当年模样。老屋的院子里,残留着早已腐朽的树桩。眼前这个留下的树桩,本是一棵高大的苹果梨树的躯体,那是爷爷嫁接的产物,见证着我成长的痕迹,陪伴着我度过了一年又一年。那时,笔直的树干,苍翠的枝叶,蓊蓊郁郁。

春天来临,归来的燕子也喜欢停留在这里,一下子,苹果梨树也显得焕然一新。家门口的苹果梨树,经历岁月的雨雪风霜,从以前的小树苗,长的已经有一定规模,这是一种仅仅属于老屋的独特风景。小时候,不懂得什么情调,只是觉得这棵树能让我吃到香甜的果子。

夏天的时候,苹果梨树撑起一片绿荫,给我们带来了一缕清凉,那个时候,爷爷会在几个结实的树杈中间放上几层柔软的垫子,让我老实待在树上别乱跑,真是个看小孩的独特方式,渴了便伸手够到苹果梨解渴,奶奶会在树荫下的锅灶前做饭,他则会去摆弄他的那一大片葡萄树!

这个季节,有时我会搬一条凳子,坐在那一大片葡萄树下乘凉,玩着属于那个年代的手工玩具,有时候天气热,中午就在葡萄树下,吹着风,吃着奶奶做的香喷喷的饭菜。秋天的时候,望着一大片的葡萄树,我自然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钟情于无核葡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懒的吐籽的缘故呢?

孩提时代,没什么零食可以吃的,家里的苹果梨树、杏树、整片葡萄树,到了果实成熟的季节,散发出阵阵果香。爷爷每天都会去树下转悠几圈,似乎这样,他,会觉得心安。曾经亲手种下的树苗,如今也是果实累累。

透过苹果梨树,便是老屋正门,只是老屋,不负当年那般年轻的模样,站在老屋的门口,在时光里,打捞着点滴的回忆。在黄昏的折射之下,我仿佛看见爷爷劳作的情景,奶奶带着我用撮箕捉麻雀……

那些年,那些人,那段消逝的记忆,春秋洗礼,岁月流逝,仍有余温。

来到老屋的门前,用手触碰着当年留下的印痕,深深浅浅,让我陶醉。或许,对老屋的情怀,在小时候,就深深的扎下了根。恍惚间,二十多年过去了,眼前的老屋,留下一地的斑驳。

我家的老屋,记忆中,墙壁上总是会挂满东西。奶奶是个勤快的人,会把夏天的豆角、红薯之类的切了进行晒干,这是北方人特有的储物方式,等到秋冬季节,就拿出来吃。还有家里的一大片葫芦,大的晒干后劈开用来舀水,小的用根绳子串好挂起来,挂在老屋的墙壁上,小时候的玩具里小葫芦是最多的了,可是现在,竟然找不到一个儿时的葫芦,不知道那些葫芦,是不是带走了我的光阴。

这一切的一切,至今慢慢回忆起来,还是那么的熟悉、温馨,定格在时光里的点滴,将美好的生活剪影,伸出手,仿佛就可以触摸到老屋的温度……